葛亮

葛亮

作家,文学博士。著有长篇小说《北鸢》、《朱雀》,小说集《七声》、《戏年》、《谜鸦》、《浣熊》等。微信订阅号:islander307

夏天,旅行社的东方威尼斯

夏天,旅行社的东方威尼斯

因为池中有一些突起的岩石,上面竟趴满了巴西龟。携妻将雏,看起来,比人更怡然些。人看着他们,倒是客,不免心生艳羡。

第799期
葛亮

本期主笔|葛亮

谈起香港的夏天,总有一些言未尽意。从这陈旧的绿里层层叠叠地渗透出来。像是岁月的羽化,于不觉间将这城市点染。

这城市号称石屎森林,因为多的是屏风楼,于是又是一座围城。复活节一过,人们便争相往外走。去京都看看樱花,去峇里岛叹叹云白沙幼。倒是会玩耍的外籍人,更说得出本地的好景致。说起来,这城市的面积不很大,一千多平方公里,倒有八成是山地。所以论起真,这其实是座山城。当时修地铁,让英国人多下了很多功夫。有人就说,“以前住在美东,想带孩子去爬爬山,开车倒要两个小时。现在真是所谓开门见山。”何其壮哉。虽无太行王屋的规模,倒也很有远山如黛的想像。这山错落在钢筋水泥里,有些委屈,但还是尽责地一层层次第地绿开了。

山是山,水是水。若在城中,中环的人是没时间的,中午携着汉堡,也够去香港公园走上一遭。从红棉道的后门进入,多半会遇到穿着婚衣的年轻人。左拥右护的是摄影师和助理,镁光灯和遮光板。幸福间总有些仓促。在这里选景,为了闹市里的一池水。 特别是小孩子的叫闹声。因为池中有一些突起的岩石,上面竟趴满了巴西龟。大的如盆状,小的只如指甲。原本是城中人放生的,多年的繁衍,有了如族的规模。携妻将雏,看起来,比人更怡然些。人看着他们,倒是客,不免心生艳羡。

若要看阔大些的水,自然还是要远些。在筲箕湾坐巴士,到石澳。

越过沙滩,有个小镇,倒是有些生气了。疑似一个小欧洲。两三层的小楼,却是风格各异,有些百家争鸣的意思。外墙都刷了明亮跳脱的颜色。海蓝,赭红,橘黄。白色的木栅上,垂挂着长春藤和茑萝,是浓绿的。有一双眼睛透过缝隙,看着你,是个幼童。走近了,他就蹒跚着跑开了,嘴里咿呀地说着辨识不清的话。墙头上是一只灰色的苏格兰折耳猫,阴沉着脸,趴在阳光里。见人来了,就抬一下眼皮,摇一摇尾巴,算是打了招呼。

沿着小径往上面走,渐渐视野阔朗起来。有一些更大规格也更整饬的房子,颜色也低调了许多。活泼的意味是没有了,多的是庄重。最尽头的一座,说不出是堂皇还是朴素。先看到顶上的琉璃瓦,却又支着巴罗克的柱,雕画着龙纹。柱础却是十分简单。是中西合璧的混搭风,一如这城市的气质。屋外的冬青修建得很整齐,将这建筑勾勒得更为肃穆。让人想起《浮世画家》中杉村家的老屋,有些不明所以的隔绝,不太亲近。

绕过这屋子,又有一处祠堂。眼前渐有了古意,颇有些曲径通幽的意思。这幽深通往的,却是豁然的一片水。于是看见海了。在赤红色的岩石间,水有些奔突之势。但并不汹涌,远远又是一座绿色的栈桥。是新修的,连接了陆地和岛。因为连接,岛也不再孤寂。有一些新绿。来了一些人,也并不很多。这里是一处攀岩的胜地。探访的是崎岖,他们看到的海,也必是不同的。

比起石澳,游客所熟知的是大澳。一字之差,景象各异。后者常因旅行社的宣传,顶了个东方威尼斯的盛名,其实有些潦落。你若说名不副实,也并不过分。但乘着暑意,还是有好看的地方。在镇上走过,处处看到金灿灿的虾干,在阳光里辉映。走得深些,也能看见些乏人问津的巷弄,由叠石垒成的墙,阔而高的原住民的屋宇。里面不知是什么样的所在。再往里走,又热闹了些。居民虽隐而不现,却很见得人气。有一户门外,郁郁葱葱种了许多的植物。窗下却吊了一盆,紫色的花卉。形状奇异,开得正丰盛。旁边却挂着一个纸牌,用不甚规整的字体写着“此花名叫宝莲灯”,让人不禁莞尔。大约是问的人多了,主人有些不胜其烦;又或者是培育得好,有骄傲之意。

分享 腾讯微博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手机阅读分享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