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孟苏

李孟苏

先后任职《三联生活周刊》文化部主任记者、《ELLE-世界时装之苑》资深编辑主任。接触时尚业快20年了,现已能做到冷眼旁观,冷静写作。

好身材找工作总是容易得多

为了不令女性主顾难堪,服装业内发明了一个行话叫“虚号”(vanity sizing),就是标2号的衣服实际上有4号大。

第791期
李孟苏

本期主笔|李孟苏

看到闫妮为新片上映博宣传,用“狂甩30斤肉重回少女身材”狠命刷屏,不由呵呵。减肥是好事,但那宣传稿里却藏着恶意的潜台词:看吧,你不减肥就只能演乡土气十足的佟掌柜,减肥成功才能人生反转。不知道这样的公关稿怎么能被闫妮的团队通过。同样是从身材切入,看看人家妮可·基德曼50岁生日的公关稿是怎么写的。

如今流行的是00号身材,0号尚属正常;2号是无地自容的身材;4号,奉劝你别穿比基尼了,快回家减了肥再出来见人吧!甚至还有了比00号更小的-0号、XXS号,乃至-2号——太不可思议了。最好减成维多利亚·贝克汉姆那种骨仙。维多利亚买David Bitton牛仔裤,她要23英寸的腰围,David Bitton的最小号是24英寸,于是为她定做了一条。23英寸,58.5厘米,和一些女人的一条大腿一样粗!在Gap,23英寸腰围的裤子是给7岁女童准备的。

在洛杉矶的高档商店Kitson里很难找到6号以上的衣服。碧昂斯和娜奥米·沃茨的形象顾问Negar Ali说:“如果我拿来20件衣服,有15件雇主穿不下,我就会有挫败感,从而产生强烈的负罪心理。”为了不令女性主顾难堪,服装业内发明了一个行话叫“虚号”(vanity sizing),就是标2号的衣服实际上有4号大。这很有欺骗和讽刺意味,因为vanity就有“虚荣”、“浮夸”的意思。

左:美国女演员简方达;右:德国模特海蒂·克鲁姆左:美国女演员简方达;右:德国模特海蒂·克鲁姆

一位美国电视明星说:“在娱乐圈,对身材的要求和世界上其它地方不同。女人们把自己看作一种产品,需要去激烈竞争才能得到工作。所以我们有一种必须获得完美身材的压力。”你要么像凯特·莫斯那样靠搓衣板身材从丑小鸭变成时尚偶像,要么走歌星、模特卡门·伊莱克特拉之路。和球星罗德曼有过7日婚姻的卡门因为一对漂亮胸脯改变了命运。1995年,卡门还没什么名气,因为乳房上长了良性肿瘤要做切除手术,她干脆一刀下去做两件事,割掉一块肉的同时又填进去两块硅胶,把胸脯从B增大到C。术后,她登上了《花花公子》的封面,在MTV的一档节目中作共同主持人,肥皂剧《护滩使者》还给了她一个角色,终于混成有资格在八卦小报上露脸的三线明星。

36E也好,0号也好,胸脯增加了身材缩小了之所以也成风潮,是因为身材比相貌重要。“硅谷”好莱坞一个为很多明星做过隆胸手术的医生曾说:好身材找工作总是容易得多。既然身材是第一生产力,女人就会用审视、挑剔的眼光来看待自己的身材,哪怕是普通人眼中已经很完美的女明星。在30岁风华正茂的年纪,简·方达出演了银河系里的性感女英雄芭芭丽娜(科幻电影《太空英雌芭芭丽娜》),全套造型几乎就是一双过膝高筒长靴和一件比基尼,分别由法国设计大师安德烈·库雷热和帕科·拉巴纳、雅克·方特瑞设计,帮她塑造了电影史上的经典形象。

但方达在她的回忆录《我这一生》中说,拍摄中她被极度缺乏安全感的痛楚咬啮折磨:“当时的我,一个痛恨自己身体的年轻女人,患有严重的厌食症,演一个只穿了一点点衣服有时甚至不穿的性感女英雄。每天早上我都相信,瓦迪姆醒来后会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可怕的错误——‘天哪,她不是芭铎!’”瓦迪姆指的是罗杰·瓦迪姆,法国导演,更是美女收藏家,当时他是方达的丈夫和《太空英雌芭芭丽娜》一片的导演。碧姬·芭铎是他的前妻,凯瑟琳·德纳芙是他的前女友,这些名字在方达心头萦绕不去,逼得她努力要达到她们那样传奇的高度,再努力也无法清除嫉妒等心理障碍,以致于患上了抑郁症。她后辈的明星,包括公认的尤物格温·斯坦芬尼、莎朗·斯通、海蒂·克鲁姆,都对自己的身材发表过类似没有自信的评论。

左:列奥纳多·达·芬奇作品《抱银貂的女子》;右:拉斐尔作品《La velata》左:列奥纳多·达·芬奇作品《抱银貂的女子》;右:拉斐尔作品《La velata》

20世纪前,女人被紧身胸衣、腰封所束缚,但她们坦然接受身材在生育后变胖、随着年纪增长会发福的事实。今天,21世纪的现代生活给普通女性提供了极大了自由,也带来极大的混乱。于是一个说法甚嚣尘上:如果你不能掌控自己的职业、爱情、婚姻,那么,你唯一能操控的就是自己的身体。什么样的身体——当然是永远保持来月经之前的身材咯。妮可·基德曼50岁生日,国外的小报、国内的八卦自媒体送她了一份让她笑得合不拢嘴的生日礼物,那是一句评论:瞧人家都50岁了,身上一磅脂肪都没有,比她年轻的女人们,你们还不羞死了。

有00号少女身材的女人当然该自豪,因为她们符合现代文明对女性气质的所有要求。有了这样的身材,个人所有的缺点都自动消失,变得近乎完美。要保持这样的身材,则必须戒掉碳水化合物、脂肪、糖,似乎体内的毒素也排净了,顺便涤荡了灵魂。

世上的每一个人体,都是大自然造物的完美结果,就像达·芬奇笔下的《维特鲁威人》:人的各个部分比例均符合黄金分割1.618。达·芬奇的文艺复兴时代真是女人的黄金时代,那个时代崇尚自然人体美带来的女性魅力,认为美丽的女人要有一种融洽、秘密的和谐,这一和谐来自四肢的组成和配合,来自它们的比例。薄伽丘看重天仙的胸部,诗人勒塔斯歌颂“高低不平、坚硬且半敞半蔽的乳房”,提香、拉斐尔则用画笔来表现圆润的腿和脚。那时候的女人,蒙娜丽莎、圣母、诞生在浪花中的维纳斯、春天森林里的女神们,用今天模特、明星的三围衡量,没一个是标准的,但极有魅力,因为她们没有隆过胸,没有垫过屁股,没有取掉脂肪垫,天生、自然的身体符合黄金分割,都是美丽的。

分享 腾讯微博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手机阅读分享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