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军

戴军

中国内地节目主持人兼歌手、演员,情感作家、天使投资人。订阅号:dai_junvip

扫描二维码关注作者微信

一半是梦境 一半是爱情

我喜欢京都,有一种说法,你一不小心,就会走进盛唐时的长安,满满的古风古韵。

第790期
戴军

本期主笔|戴军

每年的四月,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聚集在日本这个岛国上,欣赏着艳若彩霞的樱花。

我一直觉得日本是个旅游的好地方,至于生活在那儿,就另当别论了。

我一想到这个岛国身处地震带上,立马就有些不自在。当然,我问过我日本的一些朋友。他们都是若无其事的说:我们的房子抗十级地震,没事。

好吧,生活在那儿,你不习惯也得习惯吧。

今年年初,我去箱根泡温泉,入住的第二天凌晨,就遇上七点几级的大地震。房子一直在晃,我躺在那儿没有什么大的反应,倒是朋友们的微信,跟炸了马蜂窝一样的纷至沓来。然后,我去餐厅吃早餐,一切还是有条不紊的,可见都已经见怪不怪了。

其次,我觉得日本不适合生活的另一个理由是,这个国家的国民,基本上都有极强的强迫症,什么事情都要按部就班,就连路边补个地砖,他们也要拿尺丈量的不差分毫,看着真辛苦。

所以,日本才会出现像草间弥生这样的大艺术家,压抑太久,就疯了,然后设计出大量让人抓狂的作品。

左图为草间弥生;右图为Yayoi Kusama for Louis Vuitton系列左图为草间弥生;右图为Yayoi Kusama for Louis Vuitton系列

日本的青少年也是,他们有着整个花季雨季的好时光,男孩子洗剪吹的造型加上修得细长的黛玉眉,让他们天马行空的去放肆青春,可是,一旦成年了,工作了,个个都得夹紧尾巴做人,压抑至极。

所以,日本是个不可思议的,有点病态的国家,成年人除了看漫画书,好像都没有做梦的权力了。

全世界所有的大城市,都大同小异,东京和北京、上海区别不大,行人都是面无表情行色匆匆的动物。所以,我在日本找的合伙人,是关西地区的奈良古城的,那是一个有着一千多年历史的古都,节奏相对比较慢。

每次忙完工作,我就会去京都住几天。我喜欢京都,有一种说法,你一不小心,就会走进盛唐时的长安,满满的古风古韵。

京都是个可以做梦的城市,当然,也有大步流星的上班族,可是,只要你拐进了景点,脚步不自觉的就会慢下来。

一方面是游客太多,人挤人,走不快;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京都的地方政府,鼓励大家穿和服,青石板的路上,木屐踏踏踏的,也确实倒不开腿来。

那一天的黄昏,我来到八幡神社的时候,游客已经很少,树下的竹席卷起来了,小吃街也开始收摊。穿过那棵硕大的樱花树,一拐弯,就是往高台寺的方向。

那是我喜欢的一片区域。小小的马路,斜斜的坡道,两边都是精致的日式建筑,黑漆漆的实木,经受着岁月的洗礼。

许多精致的小店,就藏在期间,我一边吃着抹茶冰淇淋,一边欣赏着那些在夕阳里,闪闪发亮的清水烧瓷器。

多妙啊!经过大火的淬炼,一抔没有生命的黄土,被赋予了灵魂,一个个在那里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路上擦肩而过的,是三轮车夫拉着一对小情侣,一个转身,消失在了小道的尽头。恍惚间,仿佛走进了川端康成的的“雪国”,淡淡的,看似波澜不惊的一对男女,却藏着如此深的欲望。

这是最美的黄昏时光,穿过京都的古巷,直接去到了贞观之治的唐朝。

走在这些高低起伏的古巷里,经常会遇到一些异乎寻常的缘分。就在高台寺山下坡道的窄巷里,我见到了一间适合做梦发呆的coffee shop。

很少见到埋得那么深的咖啡店,在日系的古朴沉稳建筑群中,跳脱出一片明媚的蓝白色,我都走过去了,又忍不住扭头看了回来。透过晶莹的玻璃望进去,里面又是一方剔透的世界,让人从心底深处,蔓延起许多的愉悦来。

小店名叫“梦咖啡”,店里只有一位穿着豆绿色和服的奶奶,靠墙静静的坐着。她的头发已经花白,在脑后挽了一个髻,但是,她把前面的刘海,染成了淡金色,高高的吹了起来,又几分俏皮又有几分对韶华已逝的不甘心。

奶奶对我们点了一下头,并没有说话,就好像看到邻居的孩子放学了,简单的打了一个招呼,没有过多的寒暄。

我说:您的店好美,我可以拍照吗?

她说:现在没有人,你请随便拍。不过,若是有人来,请您勿打扰。

我说:谢谢您。

然后,我就点了同名的Dream coffee。

奶奶去到柜台里,开始慢慢的手冲起咖啡来,静静的店堂里,咖啡香味氤氲开来,弥漫了整个空间。

我指着柜台上的蛋糕问她:这粉色的,是草莓味儿的吗?

她抬起眼,对我笑了笑,说:这是当季的定制蛋糕,你可以试一下。

一会儿,粉色蛋糕和Dream coffee放在一套精美的瓷器里,端了上来。

我笑着说:太美,不舍得吃了。

我一边喝着咖啡,一边和奶奶聊了起来。

奶奶缓缓的说道:周围这一片哪,都是我们家的地,这一间,原来是我自己的闺房。18年前,我把它做成了一家Cafe。煮一杯好的coffee,一直是我少女时的梦想。你看,这店里的花,是我插的;用的瓷器,是我在高台寺里,让他们替我烧制的;这粉色蛋糕,是用新鲜采摘的樱花,熬的酱,做的当季限量。

哇哦,我切下一角蛋糕,放入口中,有一丝淡淡的樱花香,再品一口Dream coffee,那一分霸道的气场,一下子就把樱花香裹入其中,让她毫无招架之力。

那份精致的沉默,充满了力量,凌驾于一切之上。

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蛋糕和咖啡,静静的躺在高台烧瓷器里,慢慢的消失贻尽。

仿佛伊豆的舞女,站在悬崖边,向着孤帆远影中的情郎,投出了最后的一瞥。

然后,一起落幕。不求而得的,往往求而不得,这个黄昏。

分享 腾讯微博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手机阅读分享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