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Ye

DanielYe

32岁,从见惯了镁光灯闪烁的奢侈品从业者,“退”到孤独料理的厨室之中。笃信人生永远退一步开阔天空。正以研究者的态度和颠覆者的胸怀,全新发现生活的艺术(Art de vivre)。微信订阅号:法范儿

扫描二维码关注作者微信

欢迎回到巴黎的美好年代

欢迎回到巴黎的美好年代

我刚从海滨小镇Deauville度完周末回到巴黎。在火车上时,我一直在构想一部新作品,我想大概会叫做《追忆似水年华》。

第657期
DanielYe

本期主笔|DanielYe

“日安,普鲁斯特先生。” “日安,德罗翰夫人。”

这是1908年的夏末。我刚从海滨小镇Deauville度完周末回到巴黎。在火车上时,我一直在构想一部新作品,我想大概会叫做《追忆似水年华》。从圣拉扎尔火车站下了车,我感觉肚子空空,便赶到了丽兹酒店,决定饱餐一顿。一进酒店大堂,撞到了德罗翰公爵夫人。10年前我们一同作为座上宾出席了丽兹酒店的开业仪式。

德罗翰夫人穿着入时,我猜想Paul Poiret入秋刚刚新推出的样式。受新艺术(Art Nouveau)运动的影响,轻盈自然的剪裁和图案在女性服装上取代了古典的繁冗和沉重感。举手投足间,她实在是女人味十足。 “高级定制”(Haute couture)是这几年的热门词汇。高级定制设计师可是像德罗翰夫人这样喜欢社交和外出聚会的女性不可缺少的亲密伙伴。

在社交场合里,比服装更能展示派头的就是珠宝了。无论是来丽兹酒店就餐或享用下午茶,还是在夜晚从丽兹门前的芳登广场经过和平大街前往街尽头的加尼叶歌剧院观看演出,佩戴高级珠宝可是必须遵守的dress code。这也就是为什么诸如宝诗龙、卡地亚、Mellerio、Vever、Lacloche Freres、Worth 和 Paquin等深受这个时代富有家族里的夫人们喜爱的珠宝品牌,都把店面开设在这一带。

带有叶片、蕾丝和蝴蝶结等柔美自然元素的“花环风格”和钻石成为始自19世纪末的美好年代的珠宝设计关键词。

珠宝和时尚之外,“新艺术”(Art Nouveau)风格成为城市建筑装饰的主流风格。这种“新”风格同样以自然元素作为最重要的形象标志。看看巴黎地铁入口的铸铁大门吧! 1900年它们在巴黎拔地而起时,连我都迫不及待要从这里走到地下,去乘坐第一班地铁。我知道,一个新的世纪、一个新的时代真的到来了。即便守旧派们是那么地不心甘情愿。

谁敢想象,延续了几千年之久的古典美术被一群现代派的“疯子”们彻底颠覆,印象派画作正在成为这个时代的抢手货。

这真是一个让人兴奋的美好年代!一切都与“美好”有关,有美人,有美画,当然,也有美食。

每个晚上,丽兹酒店的餐厅都人满为患。巴黎这样高档的餐厅还不多,离这儿不远的马克西姆(Maxim’s)也是城中的上流社会热门之选。在食物上,我独偏爱丽兹的餐厅,因为主持它的大厨奥古斯特·埃斯科菲耶(Auguste Escoffier)正在带来全新的法式料理革命。手法上不再繁冗复杂,口味上更加多变。他被人们称作“皇帝的大厨,大厨的皇帝”。

丽兹先生和埃斯科菲耶大厨在酒店界的威望从1889年的伦敦开始。1898年,他们认为巴黎已经发展到可以开设一家配备完善的奢华酒店了。于是第一个带有独立卫生间的酒店在巴黎诞生。当然,埃斯科菲耶作为大厨最期待的就是把他的餐厅和美食带给巴黎人和前来巴黎旅行的游客。

出行旅游开始成为有钱人的新生活方式。米其林指南诞生了,高级酒店开始兴起,巴黎开始取代伦敦成为新的宇宙中心。

过去的料理大师都是深居闺中,仅为皇室和极少数贵族烹饪。奢华酒店的诞生让最讲究的菜肴通过它里面设置的高级餐厅走向大众(相对概念的大众)。只要你负担得起,走进丽兹,埃斯科菲耶和他训练有素的团队将亲自为你烹饪。

“砰砰!”香槟的软木塞伴随着压力冲出玻璃瓶的声音此起彼伏,把我从回忆中带回现实。美好年代里,最开怀的时刻,总是少不了欢庆的香槟。

在回想那些过往的时候,我已经酒足饭饱。

我起身,古尔本基安先生叫住了我:“普鲁斯特先生,要不要去红磨坊玩一趟?”

“噢,好久不见,古尔本基安先生。不了,我有些累了。我想我今晚就住在这里了。”

我会去前台登记一间朝向芳登广场的房间。等明早阳光恰好从对面的四层建筑上方滑进我的房间,我想大概会是8点钟,街上还一个人都没有。希望我的文思灵感在那一刻到来。

这就是巴黎的1900年代。美好年代,一切平和而欢快。没人相信——至少没人愿意相信——战争与乱世会在不久之后降临。

分享 腾讯微博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手机阅读分享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