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光四射性冷淡

艳光四射性冷淡

北美电影制片人、时尚两性情感作家

一千年来,我们都爱螃蟹爱的深沉和绝望

一千年来,我们都爱螃蟹爱的深沉和绝望

想想,这一千年来,文人们爱螃蟹爱得深沉和绝望。而国宴上莺莺笑语的外国政要们大抵是不懂这道不用自己动手剥壳的螃蟹承载着多少生之依托。

第599期
艳光四射性冷淡

本期主笔|艳光四射性冷淡

当大家对一道膏蟹酿香橙津津乐道的时候,这才发现原来这道菜来自900年前的南宋。林洪在《山家清供》中这样记载做法,橙用黄熟大者,截顶剜去穰,留少液以蟹膏肉实其肉,仍以蒂枝顶覆之,入小瓶用酒醋水蒸熟,用醋盐佐食,香而鲜。

其实吃大闸蟹别说对外国人来说是一件难事,就连对不少北方人都是一项考验。因而,蟹酿橙是剥了三种蟹:海白蟹、膏蟹以及六月黄混上荸荠加蛋液、姜末、胡椒粉、盐、味精、黄酒拌匀,装入鲜橙内蒸好的,只需要伸小匙就可以吃。

现代讲究生活情调的人可能还听闻过《山家清供》里面其他的食谱,诸如,蟠桃饭,笋蕨馄饨,梅花汤饼,百合面,这些能够满足太多有机爱好者的情调,除了食物没有被工业精细加工过,也因为名字好听。但这本食谱并不能代表宋代时候的国宴标准,而恰恰是朝野里的文人生活方式。

在陆游的《老学庵笔记》里,就有一份淳熙年间的国宴菜单,那是南宋皇帝招待金国使者的御宴菜单,里面只有九道菜,分别是这样的:“第一,肉咸豉;第二,爆肉、双下角子;第三,莲花肉油饼、骨头;第四,白肉胡饼;第五,群仙炙、太平毕罗;第六,假圆鱼;第七,柰花索粉;第八,假沙鱼;第九,水饭、咸豉、旋鲊、瓜姜。”

其实现在不用白话翻译看字面都知道,这道国宴简朴,甚至谈不上好吃。完全不能和现在有冷盘热菜汤以及甜品的国宴规格相提并论。但宋代文人这种风雅食蟹的传统倒是一直流传下来,在明清更是出了好几个著名的老饕。

明末清初的张岱被称为最会吃螃蟹的男人,他旅居在杭州,专门会在十月金秋举办蟹会,在午后一人分六只两到三年才长成的螃蟹,怕冷了腥气于是要轮番蒸热,辅食有肥腊鸭、牛乳酪、如琥珀的醉蚶,用鸭汁煮,如玉版的白菜,水果有谢橘、风栗、风菱,蔬菜有兵坑笋,饮用玉壶冰,饭用新余的粳白米,漱口用兰雪茶。吃完便是天黑的夜色了。

到同时期的李渔被成为蟹仙,杭州对于他来说是生命系于一蟹之地。当时的螃蟹价格昂贵,李渔长恨自己没足够的钱吃蟹,因而愧对这时令的鲜物。他更是能一顿是二三十只蟹,为此,他每每等螃蟹断市的时候就早早存着钱准备来年上市的时候再买,把并且他这笔钱叫做“买命钱”。他家有七七四十九大缸里始终装满螃蟹,用鸡蛋白饲养催肥,而过了季节的时候,就用绍兴花雕酒腌制醉蟹,等新鲜螃蟹退市时候吃,这样能保证不可一日无螃蟹。

《红楼梦》里面三十八回,史湘云做东请贾府上下一起在大观园吃蟹赏桂,用了三篓蟹,还是一斤就只有两三只的大闸蟹,算下来花费就差不多要20两银子。刘姥姥呼道:“这一顿的钱够我们庄家人过一年了。”

往日螃蟹价高,在物流生鲜冷链还没有建成。许多寻常人家馋瘾勾出来,只得发明了一款叫“赛螃蟹”的菜,根据杭州美食家林苛步的菜谱是这样记载的,“250克土豆,一小段胡萝卜,煮熟,去皮,揿成泥,与酱末、糖醋以100克精制油翻炒即成。蟹味十足,而且只花一块钱。”

想想,这一千年来,文人们爱螃蟹爱得深沉和绝望。而国宴上莺莺笑语的外国政要们大抵是不懂这道不用自己动手剥壳的螃蟹承载着多少生之依托。

注释:

*图二为电视剧《红楼梦》剧照

分享 腾讯微博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手机阅读分享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