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时尚

NO.9

本周在社交媒体上,一项被网友形容“史上最丧心病狂”的好身材衡量标准“A4腰”横空出世,吸引了众多拥有好身材的网友晒出了自己符合标准的照片,其中便有当初靠漂亮马甲线吸粉的艺人袁姗姗。上一次像A4腰标准的疯狂大讨论还要追溯到几个月前的“反手摸肚脐”。



“打击真是来得没有一点点防备”,时尚博主Lexi说。Lexi是公众号北京吃货小分队的忠实粉丝,在“A4腰”出现的头晚,才刚和一众好友去了公众号介绍的一家火锅店种草,“打算吃完这顿就减肥”。


第二天,Lexi在自己的推送文章中写下了《躲得过马甲线,躲不过A4腰,女神们还有啥大招,一次放完行不行》,被后台的粉丝留言表示应该是哭着写完的。“他喵的,之前,大家在朋友圈晒包,现在都流行晒健身房了,逼死我这种运动残疾”,Lexi目光时不时瞟了下自己日渐丰腴的腹部。
大牌包易觅 好身材难求
生活在上海的时尚专栏作家顾晨曦(Echo)是这股健身风潮的弄潮儿,从2011年开始,至今已经坚持五年。在她的带动下,“已经患懒癌20多年的朋友都跟着我加入了健身大军”。Echo每天工作无比繁忙,被各种deadline追着跑,和《社计》记者的约访最终几番改期后终于在外出办事的出租车上完成。可即便如此,她还是会每周抽出时间健身,“即便无法去健身房和教练上课,我也会去夜跑,尽量保持每周运动三次,如果有可能的话更多”。
不过回想起自己与健身的渊源,Echo觉得十分有趣,“以前我是打死都不运动星人”,她曾经在英国求学,学生时代每天睡到自然醒。回国工作后,每天无数的策划、文案等待她处理,频繁地加班,饮食毫无规律,猛增的工作压力让她三个月胖了整整30斤。她发现之前所有的衣服都没有办法再穿,连鞋子都穿不进去,“整个人都肿了”,健康状况也出现了问题,“每天早上爬起来很辛苦,最普通的二郎腿动作都翘不动”。
在朋友的推荐下,Echo走进了健身房,迈出自己健身历程的第一步。由于减肥任务已刻不容缓,Echo为自己请了一位专业的健身教练,是一位已经生过小孩、身材依旧完美的年轻妈妈。在整个采访过程中,Echo无法抑制自己对这位教练的感激之情:“我真的很幸运,能在刚开始接触运动的时候就遇到这么好的教练,也很感谢推荐教练给我的朋友。”Echo说,教练会根据她的身体特性进行调控,某些做不了的动作,从不会强求坚持,如果肌肉用错力,会立即让她终止。在教练的带领下,Echo的身体健康得到了很好的恢复。从那以后,运动健身就成了她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虽然也换过几个教练,但健身的习惯一直延续到现在。
几年坚持下来,Echo对自己的身体有了新的要求,“以前老是盯着体重看,这些年自己补充了一些健身方面的知识,会更加在意体脂的变化,以及各方面肌肉的协调性。”坚持一段时间健身后,她能明显感觉肌肉收紧,“即使体重没有太大变化,穿衣服也会变漂亮”。目前,Echo对自己身材的要求是,能够将体脂率降到18%,然后一直维持到老,“希望自己的身材一直被小鲜肉惦记,其实我是想做一个好看的人,一直好看到老到死”,她笑着说。

顾晨曦(Echo)健身前后对比照:左为健身前,右为健身后。

Echo的审美也在这些年的健身过程中发生了改变。以前的她,喜欢那些看上去瘦瘦的文弱书生,现在喜欢的则是美国队长那种有肌肉、有线条、有力量的类型,用她自己的话说,“见到美国队长简直会两眼放光。”因为,通常保持住有肌肉的好身材意味着严谨的自我管理、健康的生活方式、稳定的情绪。
这种变化不仅仅发生在中国,在“美女之乡”的韩国,2003年起,女性对于“好身材”的要求就已经不再是一味地“减少体重”。被称为“健身教母”的郑多燕女士在接受《社计》记者专访时也谈到,过去,韩国女性对于健身运动的理解与关注不够,她们关心体重的减少及减肥的方法。2003年,郑多燕开设了健身专栏,韩国随之出现健身热潮,因为郑多燕,“辣妈”成为韩国一个新的流行趋势,成为最美肉体的标准。“现在韩国女性已经逐步认为,比起单纯瘦的身材,健康有弹性的身材才是更好看、更具魅力的”。

风靡全亚洲的“郑多燕健身操”

据郑多燕自己介绍,她也曾经是一位除了体育课和跑步之外,没有其他任何健身活动的“宅女”,无奈生完孩子后体型越来越胖,所以才在34岁的年纪时正式开始健身运动,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目前,“郑多燕健身操”已经几乎成为亚洲女性健身必备的的视频教材,她不胖不瘦、匀称性感的身材也成为不少“辣妈”模仿的典范。郑多燕说,健身现在已经成为她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习惯,“就像每天刷牙、洗澡一样,健身已经自然融入到我的每一天”。
健身APP Keep的CEO王宁极早的察觉了这一变化:“以前你在朋友圈里秀LV包,别人会觉得你很厉害,但是现在,如果你能在朋友圈里秀一个马甲线来,大家可能才会觉得这个人更加厉害”。马甲线与LV相比,代表的不仅仅物质购买力,而是让人羡慕的好身材,“好身材是没法拿钱换的,是靠你的努力去雕刻出来的”。
高潮迭起的运动市场
闵蕾也是一位体育运动的“狂热发烧友”,参加过马拉松,走过西藏徒步越野,并在2015年创办了“燃点”O2O健身平台。闵蕾与与运动健身的渊源可以追溯到2008年,那时她还是一名在清华大学读书的学生,由于课业压力比较大,所以经常下课后去操场上跑步,“当时也没有什么健身概念,就是自己瞎跑”。

2014年,闵蕾报名参加了上海国际马拉松比赛,才第一次为自己请了专业的健身教练,“跑马拉松怕自己体能不够,觉得还是要有专业的教练训练一下”。但从那之后闵蕾发现,原来运动健身也有很多科学性:“教练会告诉你应该怎样呼吸,怎样饮食,怎样把心肺练起来,把核心的力量练起来等”。在跑马拉松的过程中,闵蕾多次在无意中看到路边橱窗中自己跑步姿势的影子,并不是想象中的那般英姿飒爽,这更坚定了她接受专业训练的决心,“纠正跑步姿势不是一个简单的事,像形体、姿态,都需要通过教练来改善”。

私人教练在明星中很常见,图为孙俪微博中晒出的健身私教课。

时尚专栏作家Echo在采访中也不止一次的提起教练在她健身过程中的重要作用。Echo说,自己的身体协调性很差,容易受伤,所以更加需要专业的指导,“仰卧起坐这么简单的动作我一直都做不好,因为我是在拉自己的脖子,几任教练都告诉我,应该用腹部肌肉发力去做这个动作,单是学会正确发力,我用了很久时间。现在仰卧起坐对我来说已经很easy。”

每次上完健身课,Echo总不忘在自己的朋友圈中为教练狠狠美言几句:“我的小美女教练Miranda 上拉伸课就像上人体解剖课,各种细致讲解,时时刻刻都好认真”。现在,Echo除了定期去健身房按照教练的健身计划训练,她又开始上拳击课,因为之前上拳击课时发现自己的核心肌肉群力量不够,打拳像狗熊掰棒子,现在身体有了变化,就重新开始探索新领域。

基于爱好和对于健身市场的敏锐嗅觉,2015年,闵蕾创办了“燃点”O2O教练预约平台,用户可以通过微信公众号或客户端,进行健身教练的预约,类似河狸家的运营模式,减去了用户去健身房的时间和空间成本。在此之前,2014年末,90后的王宁就与其他两个合伙人一起,创办了Keep健身APP,2015年2月正式上线,上线第一天就在Apple Store健身类排行榜中冲到第一名的位置,截至记者发稿前,Keep上线13个月,用户数量已经超过了2000万。

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16-2021年中国健身俱乐部行业市场调研与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数据显示,2009年,我国健身产业产值为691.26亿元,具有一定规模的健身俱乐部数量2930家,到2014年,健身产业产值增长至1272.28亿元,具有一定规模的健身俱乐部数量达到3650家左右。《第一财经周刊》的报道也显示,从2013年开始,中国各类健身工作室加速发展,截至2014年年底已超过2万家。

越来越多的明星进入健身房,拉动了普通大众走进健身房的热情,图为王珞丹在健身房中锻炼后的照片。

各种运动装备市场,尤其是女性运动装备市场,也开始进入到火热升级的状态;用户对运动装备的要求越来越专业化。

可以看到的事实是:一些传统的运动品牌,如Nike、Adidas等,近两年不断加强对女性运动市场的投入:2014年9月,阿迪达斯在北京金融街开设了第一家女子专卖店,此后在成都又开了两家女子专卖店;“老对手”耐克在同年的11月,在上海IAPM购物中心开了中国首家女子体验店,除了近百款产品,还有众多服务项目,如“Nike+运动步态分析系统”、运动内衣选购体验、训练课程等。

快时尚品牌也很快卷入了这个庞大的市场:今年3月,Zara这家全球最大的时装公司终于宣布推出品牌运动系列,包括泳衣、运动背心、运动短裤、运动 Bra 等;H&M早在 2013 年就推出了自己的运动产品线;优衣库也是在很早以前就涉足了运动服装。

快时尚品牌Zara在2016年3月推出sportswear系列

Lululemon是北美地区家喻户晓的运动品牌,从卖瑜伽服起家,发展成为目前美国、加拿大最受欢迎的运动品牌之一,在美国,不论大牌明星还是普通主妇,几乎人手一件。目前,Lululemon在中国有3家showroom展示厅,分别位于上海的新天地、上海商城,与北京的三里屯太古里,上海的两家开设于2014年,北京的则开办于2015年。

从Lululemon进入中国到现在,中国区品牌负责人Flora能明显感觉到中国顾客的变化:“最开始Lululemon在上海举行瑜伽社区活动时,来参加的60%-70%都是外国人,现在基本都是中国面孔了”,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参与到这种新的生活方式中,他们也已经知道,在做不同的运动时,要有不同的运动装备。

Lululemon在上海举行的公开瑜伽社区活动

Flora举了一个很简单的例子,以前有客人来到店里咨询选购衣服,一般都会说,他们想要身边哪位朋友穿的那个样子的,但他们可能不知道,朋友穿的那件跑步用的,而他需要是一件做瑜伽时用的。现在,中国的客人一般都会直接跟店员说,他们需要一件跑步用的、快干的产品,这种材料会防止细菌的生长,即使出汗、没有及时洗,也不会有任何的异味,并且可以在跑完及时干掉,不会湿哒哒的在身上;或者她们会直接告诉店员,她们需要一条瑜伽裤,因为这种裤子即使在夏天练热瑜伽,也会感觉很冰凉,“中国客人越来越专业,他们不仅仅是看颜色和设计,更看中专业性和功能性”。


健身是不是“贵族运动”?

科学的设计,专业的材质,带来的必然是不菲的花销。目前,在中国市场,一双Nike的专业跑鞋需要700-1000元人民币,一件女士运动内衣需要200-500元,而一条跑步用的快干运动裤的售价在500元左右。这样算下来,置办一套最基本的跑步装备,起码的花销也在1500元左右。这样的价格对都市白领来说,还算可以接受,但对于那些生活在二、三线城市,收入偏低的大多数人,花费1000多元用在跑步健身上,确实有些奢侈。

根据腾讯时尚2016年3月初所做的一份问卷调查显示,有近半数的网友还没有购买过一件专业的健身装备;近60%的网友每年在健身方面的花费小于1000元。

腾讯时尚2016年3月网友问卷调查数据

Flora说,“我们的客人对产品的专业度要求很高,但是也只仅限我们的客人”,在中国,能走进Lululemon这样专业运动品店的还只是少数。虽然已经有一群如Echo这样的人投入到火热的健身大潮中,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健身习惯目前在中国的普及程度还远远不够。据腾讯时尚网友的问卷调查显示:只有41%的网友平时有健身的习惯,有42%的网友“极少健身”,“从不健身”的,也占到近五分之一。

腾讯时尚2016年3月网友问卷调查数据

Flora曾经在美国南加州生活过十几年,在她的印象中,运动健身在北美十分普及,每个人都把健身当成是一个生活方式,“就像生活中要和朋友一起吃饭、喝茶一样”。回到中国,即使实在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Flora发现健身习惯并没有那么的被普及。

拿跑步来说,北美在十几年、甚至几十年前就开始跑马拉松,美国的波士顿马拉松已经有100多年的历史,而在中国,人们对马拉松的热情是近几年才开始,“中国还需要时间,来一点点了解运动,一点点去训练”,Flora这样说。

在美国,时常能看到穿着一身运动装,准备去健身的明星。

闵蕾也同样认为,我国健身意识的普及还处于初级的阶段。“有时候可能媒体炒的比较火,明星比较热闹,但真正落实到大众的实际行动中,还是会有一段时间”。

在腾讯时尚网友的调查数据中,有一半以上的网友对运动健身还只停留在“练着玩儿”的阶段;有22%的网友会跟着网络上的健身视频自己学;能够真正走进健身房,参加专业健身训练班,请到专业健身教练的,只有20%。

腾讯时尚2016年3月网友问卷调查数据

在最初创办“燃点”O2O健身平台时,闵蕾首先看中的是一对一的高端私教服务,但后来她发现这种高端服务门槛太高,普通大众的消费水平还没有达到可以长期的请私教的水平。因此在春节后,闵蕾新开办了针对普通消费者的“健身训练营”,训练营一般开在各大商区写字楼附近,用户可以自行组团,只要凑齐8个人,就可以选定场馆开始请教练上课,“相当于这8个人一起团购了一个私教服务”。训练营的收费标准比起私教来说要低得多,比起同类型的健身房来说,也划算不少,因此,这种降低价格的经济适用型健身方式一经推出,就受到极大的欢迎,“每期基本都很快报满”,据闵蕾介绍,从春节过后到现在,健身训练营已经能有100人在同时上课。

经过这些时间的经营,闵蕾发现,有很多用户以前根本没有健身习惯,因此在每次训练营开始之前,她都会要求教练为大家普及健身观念,讲清科学健身方法,如何科学降低体脂率、提高身体肌肉含量等…“这是一个观念培养与转变的过程,不得不做”。

“燃点”健身训练营学员正在接受训练

闵蕾说,她会为每一期训练营建立一个自己的微信群,在群里,学员们可以一起分享自己的健身成果:比如体重有何变化,马甲线是不是又明显了一点,每个人每有一点点进步,都会在群里秀出来,然后就能收获其他学员的一连串的赞许。学员们在整个健身过程中获得的,不仅仅是运动本身的乐趣,也包括社交、分享、展现自我所带来的成就感。

而这种社交、分享的需求,也成了很多人能将健身坚持下去的动力之一。在腾讯时尚的调查中,虽然有77%的网友都表示不会再社交网络中晒健身照,但也有57%的网友表示,看到朋友的健身照的确可以督促自己更加努力的健身。

不过在整个健身过程中,“坚持”还是最大的痛点,装备再好、教练再好,坚持不下来也没有用。

在腾讯时尚网友的调查中可以看到,真正能将健身坚持一年、或一年以上的,不足20%,有近70%的用户,都只能坚持最多半年的时间;而在影响健身顺利进行的原因中,“个人没有毅力坚持”的,占到了一半以上。就连Echo这样的狂热健身爱好者在最初也有过“健身时很枯燥,很难坚持”的想法。

腾讯时尚2016年3月网友问卷调查数据

Keep的CEO王宁注意到这个问题,他一直强调,希望能在自己的产品中将“快乐运动”的观念传递给用户,“告诉你其实运动并不是特别枯燥,不是张牙舞爪觉得很辛苦”。


“互联网+”时代 降低成本者得天下
在“影响健身进行的原因”的调查中,完全没有健身意识的用户只有3%,有大部分网友都在被各种因素制约:30%的网友因为工作忙、没时间;15%的人觉得价格太贵;这些都是健身运动的成本与门槛。

健身房为用户提供场地、设备,或是一些基础课程,缺乏专业的指导;而一对一的私教,价格又十分高昂,“通常一个教练会按10节或10节以上的课程来计划,一下就是好几千块钱,北京有个私教,给顾客一单就开了30多万”,闵蕾说。健身房通常会给教练售课金额与数量的压力,因此有不少私教将更多的精力用在“卖课”,而不是真正的上课。

在健身房与私教中间,还有很大的“服务空白”:也许没有时间去健身房,没有足够的经济能力能去请私教…而这一部分人,才是中国最广泛的一批健身用户。Keep就恰好“稳准狠”地抓住了这部分用户的需求,以互联网的形式,将用户的健身成本降到最低,极大地调动起用户的健身热情。

从自己学生时期“囊中羞涩”的减肥经历出发,Keep CEO王宁认为,一款优质健身产品核心应该在于:打破时间空间约束、降低运动门槛,“让用户运动起来变得更加简单”。就像网友问卷调查显示,有很多人会认为去健身房门槛比较高,或者时间上的,或者空间上的,或者金钱上的。“如果有一款产品可以打破时间、空间和金钱的障碍,让健身变成免费的,每天回家十几二十分钟就可以训练一次,一定会很火”,王宁的话很快在他的产品中被证实了。

王宁认为,目前在我国,有80%、90%的人处于要运动或即将运动的启蒙状态,他们需要一个动力或理由,去真正动起来,“从零到一”变成一个健身新手。

Keep满足的就是这80%、90%的人,它是一款视频教学类健身APP,用户可以根据自己减脂、塑形、增肌、瘦腰、瘦腿等不同需求,找到适合自己的课程,Keep还会根据用户的不同情况,定制个性化课程表,定时推送在用户的手机上。这些课程从二十分钟到四十分钟不等,内容包括了热身、调整、拉伸等各个环节,即使是没有任何健身知识的“小白用户”,也可以跟着一套练下来。而这些课程,全部都是免费的。

Keep 零基础用户训练教程截图

互联网的介入的确给健身行业带来许多改变,创办了“燃点”健身O2O平台的闵蕾对此感受颇为深刻。“互联网在某些方面降低了成本,把更多的钱花在专业服务上面”,普通消费者可以花更少的钱体验到专更业的健身训练,而真正有实力的教练,可以从健身房“卖课”的压力中解放出来,专注教课。

对于未来健身行业在中国的发展,每个人都竖起了两个大拇指。在闵蕾看来,随着人们对健身需求越来越大、越来越专业,未来健身行业“一定会更细化,更多样化”;而Flora则直接说,“我真的相信有一天,大部分中国人会每天都运动,因为越来越多的人感觉到它好处在哪里”。


【网友调查:3月不减肥一年徒伤悲 你开始健身了吗?】

评论数:

本期编辑
钱晶
本期撰稿
续迪
本期插画
龙荻
总监制:江浩
监制:赵楠
设计:Doris
制作:简豆科技
01/22
女人选内衣总喜欢穿出“大大大”的效果,你们问过胸的感受吗?
12/02
是业绩低迷的无奈之举,还是顺应潮流的提前布局?谜题即将解开。
01/15
甭想混可穿戴设备市场
从2012年在业界被提出概念,到2013年开始兴起,再到2014年迅速增长
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