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时尚

NO.6

每年的9月、10月,恰逢中秋和国庆假期,全国上下都会掀起一阵“婚礼热潮”,不少新人选择在这个秋高气爽的季节里举办自己向往已久的婚礼。近年来,不论明星还是普通人,大家在婚礼上的花费越来越高,热闹的婚礼市场也带火了整个婚庆市场,就在今年9月份,某婚庆服务公司登陆新三板挂牌交易,同时各类规模不一的婚庆公司更是在这几年赚的盆满钵满。但在《社计》记者的走访中,大多数认为在花费巨款举办婚礼之后,并没有沉淀出该有的幸福感。腾讯时尚的用户调查显示:31%的用户觉得自己的婚礼“不满意,与其他人大同小异”。但同时有26的用户觉得“无所谓,另一半满意就好”。


黄晓明和Angelababy不久前的那场汇集“娱乐圈半壁江山”的婚礼至今仍被人津津乐道。在10月8日的上海展览馆,重金邀约而来的各领域精英们从场景布置到酒席菜肴将奢侈与梦幻发挥到极致。这场婚礼也在媒体的事先筹备下如颁奖礼一般对大众进行了现场直播。事后媒体爆出这场婚礼花费高达2亿人民币,也因为这场婚礼,生于1989年的Angelababy被外媒称为”中国版卡戴珊”。
当晚隔着网络见证了这场热闹婚礼的北漂上班族小梅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给远在南宁的男友发微信:“亲爱的,你在看教主婚礼直播了么?我觉得Baby好幸福,你未来会给我一个什么样的婚礼?”随后收到男友的回信:“你想要什么样的我就给你办什么样的”,正当小梅乐开花还想继续追问细节时,对方随之而来的一条“忙了一天,我先睡了”的信息让小梅顿时不快,切换应用拨打男友的手机号码随即又自己按掉。“也许在男人眼里婚礼就是走个过场吧”,小梅对《社计》记者说到。
也是在这个时间,与上海相隔1300多公里外的山西太原,一对新人在领证五个月后也趁着假期回到老家举办了他们的结婚典礼。虽然比不上明星那样的大手笔,但这场婚礼在当地的普通人中也算是明星级别,从这对新人提供的花费明细来看:5星级酒店的婚宴酒席,专业婚庆公司一手打造的婚礼现场,宝马7系的婚车队,整体花费超过了20万。婚礼现场,当主持人已经满怀激情说着开场白,准备邀请新郎上台时,新郎整理了一下西服,擦了额头上的汗珠长舒一口气,对着《社计》记者说:“好多天没好好睡觉了,再过两小时就解脱了。”

似乎婚礼都陷入在“花费越来越贵,另一半却不认为你做得对”的怪圈中,说好的要留下满满的回忆,最后却只剩下满桌的残羹冷炙。本期《社计》,记者将走访在“婚礼经济”中各个个体,向大家还原一种真实的中国婚庆市场。

婚礼越办越贵 方向却越来越不对
在山西太原工作的郭郭,今年28岁,2012年从北京某著名高校研究生毕业后,考入当地一家事业单位工作,虽然工资比不上北上广,但工作内容轻松,日子过得到也算滋润。2013年,郭郭在父母的介绍下认识了小田,两人随即坠入爱河,在经过两年的交往后,决定于2015年10月在当地举办了婚礼。
婚礼在当地一家小有名气的酒店举行,当天,婚礼现场布置浪漫温馨,鲜花、舞台、灯光,样样齐全。同其他新人一样,他们也请了婚庆公司来操办婚礼的各项事宜,“一般都会请婚庆,不然灯光、音响、主持人、舞台搭建这些事都得自己操心,主要是自己不懂,还不如花点钱,请个婚庆公司方便”,当问到当天婚礼的布置时,两位新人这样对记者说。

婚庆公司为郭郭和小田打造的“红色主题”婚礼现场

花销方面,两位新人单“婚庆公司”这一项花去20000元,提供的服务包括摄像、照相、主持人以及婚礼现场各种鲜花道具;婚宴1888元一桌,在当地属于中等水平,这其中并不包括酒水和烟。郭郭告诉记者,按照当地的习俗,酒水起码要15年的老白汾酒,售价300元左右,为了“撑场面”,婚礼喜烟为软盒中华,这两项加起来,又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再加上其他的果汁饮料,单花在“吃”上的钱,已经超过5万。
除了婚庆和酒席,婚纱租赁、车队等,也都需要花钱来操办。以车队为例,一般婚礼当天的迎亲车队需要租赁10辆车,取十全十美之意,开路婚车为宝马7系,费用700元;尾车为宝马5系,费用500元;中间清一色奥迪A6,220元-260元不等…这样算下来,在车队上面的花费需要3000元左右,“不过这种车队就是普通老百姓的标配,土豪除外,人家都是劳斯莱斯或者宾利”,郭郭特意跟记者补充到。再加上婚房布置,宾客伴手礼准备等等各项开销,整个婚礼当天的花费,少说也得十万左右。这对于刚刚工作几年的两位新人来说,是比不小的开销。

2011年4月21日,浙江温州富商嫁女,婚车队使用劳斯莱斯等豪车。

不论是在山西太原这样的二线省会城市,还是北京这样的一线大都市,“婚礼花费”似乎已经成了新人们举办婚礼的“幸福负担”,尤其是那些大学毕业几年积蓄不多的年轻人。腾讯时尚此前所做的一份调查问卷显示,有一半以上的网友表示,婚礼的花费需要由父母来分担;而在所有的婚礼花费中,78.53%的网友都认为,婚礼上大部分的花销都被“吃”占据。“倒不是心疼钱,主要就是觉得这些消费都是做给别人看的,特别不值,但是在我们这里,不办的好点怪丢脸的。”后来记者向他们了解婚礼的花销时,郭郭这样对记者说。
在澳洲工作生活过三年的爱结网副总裁王珂女士,曾向我们描述过她在澳洲参加过的朋友的婚礼:两位新人一般会选一个小的教堂,并且教堂大都是免费,同事和朋友见证他们在神父面前庄严地宣誓与美好的誓言,没有华丽的舞台,也没有七彩的灯光,但能够真正感受到两位新人彼此的爱恋。婚礼只是这样一个简单仪式,不含餐,餐食需要大家AA制,如果愿意出自己出钱,可以和亲人一起参加,如果不想去,仪式完就可以走。“非常朴素,但是很神圣。”

《四个婚礼一个葬礼》剧照 西方最常见教堂婚礼形式

有趣的是,随着“教堂婚礼”也在这几年在国内流行起来,但却大都是东施效颦:租用一家教堂,利用其与生俱来的庄严神圣感为自己的婚礼增添几分今后能与朋友们分享的谈资,然后,殊途同归地将宾朋们带至附近的酒店,大摆筵席,大快朵颐一番。教堂婚礼,最后还是沦为了“食堂”。
“西方是教堂婚礼,东方是祠堂婚礼,现在成了食堂婚礼。大家在一个食堂里面,搭出一个类教堂的玩意儿,有一个伪装成牧师或者神父的家伙叫主持人,说的话比新人还多,然后开始堆花,然后拍照,发朋友圈。”玫瑰里总裁蔡远航先生这样评价我国目前的婚礼场景。也正如蔡远航先生所说,目前中国人赋予婚礼的意义,大多是给父母一个交代,给身边的朋友一个交代,“俩小孩结婚,请的好多人都是老人,父母的朋友”。只有“演唱会般”豪华的现场,和鲍鱼龙虾的婚宴酒席,才是能“交代”他们的最好方式。
像郭郭一样,明知道自己办场婚礼会花许多“冤枉钱”,但又不得不“忍痛花掉”的人,还有很多。腾讯时尚问卷调查显示,有38%的网友认为,“花费天价,构成盲目攀比”是目前我国婚礼中存在的主要问题。
“走心“到底有多难?
在调查走访中,大部分新人都期待办一场能够刻骨铭心的“走心”的婚礼,他们希望能将更多的钱花费在两人情感的展现上,但预算出来后往往会遭到父母的反对,因为父母希望他的朋友、老战友能在酒席上看到茅台,看到龙虾、海参。中国的婚礼从来不是两个人的事,而是全家人的事,所以不得不将有限预算砸在有鲍鱼海参的“高档婚宴”上,最后将婚礼沦为一个满足全家人的“形式”。

2013年8月4日,北京柏悦酒店举行了一场盛大而又温馨的婚礼,现场梦幻浪漫,海洋般蓝色的灯光,有童年印记的旋转木马,让包括孙俪、陈建斌夫妇、胡军夫妇在内的众位明星来宾置身于童话中。这场婚礼的主人,是玫瑰里的总裁蔡远航先生与他的妻子孙茜女士。为了能给妻子一场“走心”的婚礼,蔡远航对婚礼中的每个环节都进行了精心策划。因妻子童年中对旋转木马有特殊的情结,他跑遍北京城,将一座游乐园中的旋转木马完整搬到了现场。“虽然花费巨大,但当旋转木马出现时,看到她惊讶又幸福的表情,我认为我做对了”。

蔡远航与孙茜婚礼现场 背景中旋转木马温馨浪漫

当时的蔡远航先生还并未从事婚庆行业,但他在筹备自己婚礼的过程中,发现了国内婚庆公司存在的一些问题:“怎么就知道堆花,全都是花。”在蔡远航看来,婚礼应该是一个表达最美好情感的地方,而不只是一些民俗的套路,更不只是在婚礼现场摆满鲜花。在自己婚礼过后不久,蔡远航接受了东方园林集团总裁的邀请,出任玫瑰里婚礼堂总裁。

从蔡远航进入婚庆行业算起,婚庆公司从1990年代开始在我国出现,虽然经历了20多年的发展,但仍然没有形成相对成熟的运营机制。缺乏监管、准入门槛低,鱼龙混杂。“一间办公室、一两个接待人员就可以营业,甚至只需一个电话就可承揽业务,没什么专业性”,爱结网主编方静女士对前些年我国婚庆公司的评价。虽然近两年电商等新兴互联网模式也已经进入婚庆领域,但并没有撼动传统婚庆公司的“江湖地位”。

婚庆公司带来的必然是是“标准化批量生产”的婚礼,它们通过不断提高承办婚礼的数量,来增加公司的收入,并不会将过多的精力放在婚礼本身的情感表达上。但现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希望自己的婚礼是独一无二、终身难忘、,这样的要求在以“量产”为主的婚庆公司看来,几乎不可能。“我真的很希望婚庆公司能够把重点放在人的情感上,但如果他真的专注于情感,他就挣不到钱,有生存压力。”蔡远航这样说。而且,并不是每一位年轻人都有足够的经济实力,可以将“旋转木马”搬到婚礼现场。

新兴婚礼形式的出现,也会不断摒弃传统婚庆公司对婚礼形式的过度包装,还原婚礼最原本的情感内核。蔡远航在自己公司的婚礼策划中,还提别提出了“LAVIN情书”的方案,婚礼策划师会在两人婚礼的前一天晚上,让他们戴着耳机给对方写一封信,伴随着《当你老了》的歌曲,两人在最安静的状态中写出心中想对对方说的话,并在第二天的婚礼上宣读。“这才是最美的结婚誓言,基本10个新娘都会哭9个”。而这样的创意,其实并不需要太多的金钱花费。

“婚礼堂”新式婚礼现场

除开婚礼,另外一个花费重头便是婚纱摄影行业,也同样面临着“走心”与“走形式”的矛盾更迭。我国的婚纱影楼,起源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国营和个体照相馆;90年代初时,港台婚纱摄影进入大陆,形成一股潮流;21世纪初时,影楼成为风靡全国各大中城市的主要形式。

“影楼”可以满足大多数人拍摄婚纱照的愿望,但其最大弊端同传统婚庆公司一样,标准化“量产”:一对对新人进入同一个摄影棚,在同一个背景前,穿着大同小异的礼服,摆着似曾相识的pose,加上化妆师、摄影师、后期制作师的专业水平参差不齐,“拍出婚纱照来简直认不出是自己”的情况时常出现。

一些新兴的“摄影工作室”在这样的背景下应运而生,他们往往是只有三五个人的小团队,能够针对每一位客户,定制其专属的拍摄方案,在业内小有名气的“80后”柴利增就是这样一位为用户提供“高级定制服务”的摄影师。黄晓明大婚后大众在媒体上见到的现场照片,大部分出自于他手。“晓明锨头纱亲吻的画面,那些照片全是我拍的。”柴利增对《社计》记者表示。

柴利增拍摄的黄晓明Angelababy婚礼的精彩瞬间

原本混迹于时尚圈的柴利增曾为《VOGUE》等多家时尚大刊进行过大片拍摄。2009年时,他为《VOGUE服饰与美容》杂志拍摄了中国名媛叶明子在太庙举办的盛大婚礼,从此跨界进入婚礼摄影行业,迅速成为一线明星和名流婚礼的御用摄影师。邓超孙俪、董璇高云翔、陈数赵胤胤、林丹谢杏芳等多位明星夫妻的婚礼婚纱拍摄都是由柴利增完成。

在涉足婚礼拍摄的这六年中,柴利增成立了工作室,开始系统的为高端用户提供婚纱个性化定制服务。在每次拍摄之前,对每位不同的客户做充分详实的方案策划。比如通过百科、微博、朋友圈等各种渠道,了解客户的行业、性格、生活环境、成长背景、喜欢的风格等,“还可以通过你跟他沟通时他的言谈举止来感觉他是什么风格的人”,柴利增认为前期与客户的情感沟通很重要。甚至包括客户曾经在哪里读书这样的小细节,都会纳入柴利增策划的参考范围。在经过如此详实的熟悉了解后,才会根据不同客户的不同风格,去选择拍摄的场地、道具,决定拍摄时间,“也许去欧洲,或者是北非,但一定是最契合他们个人气质的”。也正是注重对客户内心情感表达的挖掘,柴利增制定的拍摄方案很少被肯定否定,“前期大概几个月的大量沟通让客户和我已经成为非常好的朋友,正式拍摄时自然非常顺利“,柴利增继续说到。

柴利增工作照

当然,高品质和好服务的个性化定制拍摄价格相比传统影楼要高出一截,从《社计》记者的调查走访来看,工作室形式的个人化定制服务根据摄影师在业界的名气和每个人对于拍摄地的不同选择,价格从2万到5万不等。


90后宣言:不为一生一次所遗憾

据民政部门数据显示,从2013年开始,25-29岁的年轻人成为每年登记结婚人群中比例最大的一部分,也就是说,“85—90后”这一代年轻人已经逐渐成为婚礼的消费主体。

在北京金融街工作的小颖是标准“85后”,27岁的她今年5月份在泰国苏梅岛举办了自己温馨浪漫的婚礼。近年来,像小颖这样选择去海外举办婚礼的年轻人不在少数。他们大都不愿否定了“家长包办”的传统婚礼,选择自己热衷和喜爱的方式,来完成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件事。婚礼当天的整个流程、布置、场地选择,都由小颖自己精心策划,“肯定会花费很多时间和精力,但是自己策划会比较有意义,乐在其中”。

小颖苏梅岛婚礼现场

这种海外婚礼的新兴形式与国内传统的酒席婚礼相比,没有了国内婚宴动辄十几桌甚至几十桌的浩大声势,但却小巧精致,干净唯美。小颖的婚礼只带了包括双方父母、亲朋在内的13个人,但是却办的温馨浪漫,从她传给记者的照片来看,场面清新唯美。

这13个人所有的机票、酒店等开销,都由小颖夫妇二人承担,“花销肯定会比在国内贵一些,酒店我们订了一家五星级别墅群度假酒店,环境特别好,我提前半年订的,有打折”。小颖告诉记者,与国内婚礼将大多数花销用在婚宴上不同,他们婚礼中最大的花销在于机票和酒店,不过如果提前预定,都可以拿到折扣价,“其实真正花在婚礼上的,没有多少钱,婚礼场地都是酒店免费提供的”,从办完婚礼后的整体花销来看,“也并没有比在北京办的同学多太多,20万左右的样子”。

佟丽娅陈思成大溪地婚礼现场 在明星影响下海岛婚礼近年来十分流行

方静能明显体会到这些年婚礼消费群体的变化:2009年时,90%的新人把婚礼当做“任务”,不是展现自己的爱情态度,审美品位,而是要给爸妈、乃至爸妈的朋友一个交代,“现在这个比重已经降到60%-70%了”。柴利增也认为“懂得人越来越多了,品味也慢慢的培养起来了,他们开始越来越冷静的去分析他们想要的,这是一个好的现象。”

当湖南卫视热播《爸爸去哪儿》的时候,我们不得不承认“80后”真的老了,这是这个消费群体最后一批消费价值的狂欢与结束。一个新兴的“90后”的市场已经崛起,所有的行业都在面临巨大的转型,婚礼行业当然也不例外。如何为“90后“提供他们想要的婚礼,成了未来婚礼行业需要思考的主要问题。


婚礼是门好生意:生意主体永远都人
2014年,我国的婚庆市场总额已经达到6500万。据许多业内人士预测,未来两年,婚庆市场的发展将更为可观。随着市场不断庞大,开始有资本进入婚庆行业,为整个行业带来根本性的转变:有了资本,就能吸引更多专业人才,有了专业人才,就会有更好的服务。据方静介绍,2014年,婚礼市场的资本投入十分火热,婚纱摄影、婚礼O2O、婚礼电商,全部都有资本注入,随即带动了整个婚礼行业的升级与转型。“就连Godiva这样高端的巧克力品牌近年来都指向了婚礼市场;珠宝、婚戒也开始将更多的广告投放在了婚礼媒体上”。

日趋专业的婚庆服务 婚礼甜品台色味俱全

“但全天下所有的生意都是做给人的”,身为玫瑰里总裁,蔡远航始终坚信这样的“生意经”,而至今为止让他最得意的“一笔生意”,竟是一笔收入远不及成本的生意,下了“血本”。

2014年8月15日,位于上海的玫瑰里婚礼堂还没有建好,蔡远航先生就接到一对一定要在11月1日举办婚礼的新人客户。“当时我还想,这新人太不当回事了,提前三个月才来定婚礼”,但他后来了解到,这位新郎的父亲身患重病,将不久于人世,新郎想让爸爸在去世之前能够看到儿子的婚礼。蔡远航被他的故事感动,随即安排自己的工程团队加急赶工,“当时正是上海的梅雨季节,施工现场受到很大阻碍,直到婚礼前的头一天还在施工。”

11月1日,两位新人在刚刚赶工完成的婚礼堂内如期举办婚礼,由于新人父亲的身体状况无法到达婚礼现场,婚礼策划团队就在婚礼举行之前带着两位新人去到父亲的病床前敬茶,花费百万光纤费用为新人父亲病房通了视频,让他能够看到儿子的婚礼现场。婚礼现场,新人父亲的祝福视频在大屏幕播放,新郎的父亲躺在床上,插着呼吸机,带着微笑看完了整场婚礼。在两位新人婚礼后的第三天,新郎的父亲离开了人世。

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这并不是一笔成功的生意,“我们前期为了赶工,多花了200多万,但那场婚礼最后可能花费20万不到。”简直“亏大了”,但从婚礼本身的角度来看,它却是蔡远航公司承办的婚礼中最难忘、最感动的一个,这一举动后来通过媒体传播也为玫瑰里赢得了口碑。

玫瑰里婚礼堂场地外景

“其实在我讲了那么多印象深刻的婚礼现场,没一个是要花费很多钱才可以办到的。花小钱同样可以办好一场婚礼,因为情感是真实的。”在采访结束的时候,蔡远航这样说。

【网友调查:办场“走心”的婚礼 需要多少钱?】

评论数:

本期编辑
钱晶
本期撰稿
续迪
本期插画
龙荻
总监制:江浩
监制:赵楠
设计:Doris
制作:简豆科技
08/05
多数品牌只能满足保湿需求,用户渴望立竿见影效果推动市场。
07/23
过度突出明星与谁怪拍谁,让中国街拍陷入恶性循环。
01/15
甭想混可穿戴设备市场
从2012年在业界被提出概念,到2013年开始兴起,再到2014年迅速增长
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