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丝工艺又称细金工艺,是将金、银、铜等抽成细丝,以堆叠编织等技法制成。花丝镶嵌用料珍奇,工艺繁复,历史上为皇家御用之物,是我国传统奢侈品工艺特色之一。

  • 花丝工艺穿越文化与历史,结合现代审美与艺术的新鲜血液走进我们的视线

    腾讯时尚
    稀捍行动
  • 周新(稀捍行动发起人)

    花丝作为精细金工,借由皇家首饰达到鼎盛,如今却成为几乎无人问津的失传工艺。昔日的芳华不再,有人说是物件太老气而不合时宜,即便挽救也是强弩之末。我却想说,物由人制,东方哲学中万物皆有灵性,这是一种可以与人相感应的“气”,气的强弱归根结底还是取决于人,来源于人制作时倾注的心血,以及佩戴者与它的认知和尊重程度。只有二者气场相合时,花丝的灵气方能再现。

    花丝属于极度精细的手工技艺,这种精细程度,定然是在物质条件相当丰富的基础之上,人们对于生活和审美的一种近乎挑剔式的选择。从花丝兴盛于明清两代,又被皇室所青睐这一点来看,即可窥探出它是一种多么穷尽精致的美学。

    这种精致之美首先体现于“轻”。金银作为一种冷冰冰的材质,体积过大时容易出现笨重的感觉,然而这绝对不是权贵阶层们所能接受的。当金银被抽取成丝,借助编织、缠绕等技术手段,可以形成“内空外紧”的空间结构,既满足对体量上的需求,又能体现出轻盈的质感。

    要精致当然不能死板,“动”是花丝的第二重细致之美。清代首饰中有一名“步摇”,即一步一摇动,这种灵动感可以将女性的细腻感展露于无形之间。花丝的制作工艺,借由金银丝的流动线条,既可以和摇动的缀饰相呼应,即便没有摇动的缀饰,也可以通过金银丝自身的流动感,产生出柔美的线条。

    任何配饰的最终目的,当然还是为突显人本身。无论是欧洲人所钟爱的钻石,还是中国人对黄金的情有独钟,无疑都和其闪耀性有关。花丝工艺通过金银丝的相互缠绕,形成了更多角度的反射面,因此即便镶嵌的是深色非透(或半透)的宝石(如青金石、孔雀石、红玛瑙等),依然丝毫不会降低其闪耀的珠宝质感。

    对于精细度的追求永无止境,因此,花丝最终以8大技法形成了中国独特的精细金工。今时今日,为何花丝却难有立足之地?这恐怕和我们当下的生活距离精致太远不无关系。

    当我们大谈文化复兴、回归中国式生活的时候,“精致”恐怕是国人最值得傲骄和深思的地方之一吧!花丝也好,文玩也罢,哪个不是穷精致之极。然而在美式快餐文化侵袭之下,“不好就换”本身不可怕,可怕的是人们对于美不再有渴求,而没有渴求的美将不会再有更精细的标准。这种恶性循环导致的是文化审美领域的粗制滥造,而美学领域最大的忌讳何尝不是“粗”呢(非形粗,而是心粗)?我们谈延续花丝之“气”,不仅仅是延续一种经典的手工技法,更重要的是延续东方审美中,追求精致生活的气。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