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舒

李舒

女,复旦大学新闻系硕士毕业。好读书不求甚解,好唱戏不务正业,好八卦囫囵吞枣,好历史走马观花,好美食不远庖厨。著有《山河小岁月》、《艺术巨匠赵孟頫》、《方召麐》。公众号:山河小岁月

没有一头猪能活着走出紫禁城

没有一头猪能活着走出紫禁城

为什么清朝的皇帝,这么爱吃猪肉啊!不仅爱吃,连年终奖也发猪肉。猪肉不仅出现在宫廷饭局上,也出现在在皇家祭祀上。清代皇室的祭祀是萨满教,仪式当中少不了的是煮神猪环节。据说,被选中的神猪要全身黑色,膘肉肥厚——这样幸运的猪猪才能成为年末唯一活着走进紫禁城的猪猪。

第947期
李舒

本期主笔|李舒

乾隆四十七年,这一年,四库全书修撰完毕;十五阿哥颙琰的第二个儿子在撷芳殿出生,谁也不会想到,这个看起来皱巴巴的小婴儿,将成为大清最抠门的皇帝——道光。

这一年,乾隆71岁。这个71岁的老人,仍然在除夕夜兴致勃勃地举办了御宴。所用的食材单如下:

猪肉65斤,猪肘子3个,猪肚2个,小肚子8个,膳子15根,野猪肉25斤,大小猪肠各3根。肥鸭1只,菜鸭3只,肥鸡3只,菜鸡3只,关东鹅5只,野鸡6只,鱼20斤。羊肉20斤,鹿肉15斤,鹿尾4个。

大胆说出你的感受吧!是不是胸中升腾出四个字:猪肉开会。

还记不记得我曾经在道光皇帝的故事里讲过,有一次,道光帝的皇后过生日,道光帝忽然觉得皇后这几年劳苦功高,决定给皇后作千秋宴。这当然是大事,王公大臣们纷纷前来,结果寿宴开始——

道光皇帝让御膳房给每人上了一碗打卤面。

但是皇后还是特别感动,为啥呢,因为为了这次宴会,丈夫专门特批从自己的份额里杀了两头猪(请注意,是猪,不是牛,也不是羊)。

不是跑马的汉子吗?大草原的英雄,难道不应该吃牛羊肉吗?直到翻阅资料,在《后汉书》找到这样一条:

挹娄……好养豕,食其肉,衣其皮。

挹娄,就是满族人的祖先。

再想一想满族人的故乡东北,逻辑一下子通顺了。

东北自古苦寒,在众多牲口里,大概只有脂肪厚的猪猪,才能抗住东北的天气。

你们想一想就能明白,东北菜里面的硬菜,几乎都是猪身上的:

锅包肉,溜肉段,溜肝尖,烀猪爪子,酱大肘子,猪肉炖粉条,排骨炖豆角,酸菜大骨,血肠白肉,葱爆拆骨肉,尖椒护心肉,猪皮冻……

也许,寒冷的冬夜里,只有脂肪在高温下散发的嘎嘎的香味,才能抵御严寒。

没毛病。

皇帝爱吃猪肉,连年终奖也发猪肉。

猪肉不仅出现在宫廷饭局上,也出现在在皇家祭祀上。清代皇室的祭祀是萨满教,仪式当中少不了的是煮神猪环节。据说,被选中的神猪要全身黑色,膘肉肥厚——这样幸运(好像很难评价是不是幸运)的猪猪才能成为年末唯一活着走进紫禁城的猪猪。

当它四脚朝天被抬进大殿的时候,这时候其实还是有生还的机会的。如果它提前看过《皇上吃什么》,就会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它的头会被朝西摆放,有一个人(司俎)走进来,朝它跪下,按着它的头,另一个人(司祝)会往它的耳朵里灌酒。这时候,如果他能像革命者一样忍住这一酷刑,耳朵不抖动,它就能活下来。

因为愚蠢的人类认为,只有耳朵抖动的猪猪,才是被神灵钦点的。

没有任何数据记载,有没有猪猪能够忍住而逃过此劫。但不管如何,被神灵认可的那只猪猪,就只能为了清朝人民的幸福事业而牺牲自我。宰杀之后的猪猪,要“去其皮,按节解开”,然后,嗖的一下,被扔进坤宁宫中的一口大锅。是的,我没说错,是坤宁宫。这真是一个神奇的宫殿,不仅见证了崇祯皇帝的周皇后自杀,也见证了康熙、同治、光绪、宣统皇帝的婚礼,而更多时候,这座宫殿要见证的是猪猪的烹饪过程。

烹饪过程比较简单,就是在纯净水里煮煮煮。煮好的猪肉切好放在碗里,皇帝先带头象征性的吃肉,而后钦点。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得到这份恩尚的,所以,无论皇后嫔妃,还是亲王大臣,抑或贴身侍卫,接到这份肉的时候,心情肯定是四个字:悲 欣 交 集

为啥高兴呢?因为这是皇上发给你的年终奖啊!这意味着,在过去的一年里,你在工作和生活中的表现都得到了皇上的赞同,这不是一块简简单单的肉,这背后有皇上的一句话:俺蛮稀罕你的!被顶头上司下了这样好的评语,当然应该开心啦!

为什么又会悲伤呢?因为——这份肉真的很难吃啊!

说不好吃,并不是猪猪的错。食材再好的猪猪,如果只是水煮,煮了之后也不放调料,让你就那么吃,怎么可能好吃呢?为什么不放调料?因为这是一头祭祀用猪啊,要保持猪的洁净,所以,一切调料,包括盐花椒酱油什么的,想也不要想。

那么,是不是可以打包带回去慢慢吃呢?

不行,要当场吃完。

这下尴尬了。

老板的恩情不能不领,何况这还是忆苦思甜的老传统。不吃不行,不太愿意吃的怡亲王弘晓,就曾经被老板堂兄乾隆皇帝指责过:“弘晓纵不顾祖先成宪,独不念及乃父乎?”不仅不忠,而且不孝,就问你怕不怕,怕不怕,怕不怕!

有一句老话说得好,永远不要低估中国人民的智慧。首先,最常吃到肉的乾清宫当差侍卫想出了一个办法,偷偷准备一种草纸。这可不是普通的草纸,也不是用于更衣如厕的草纸,它在酱油里足足浸泡了一天一夜而后晾干,充满了浓郁酱香。把这张神奇的草纸带在身上,吃的时候拿出来,浸在肉汤里,将肉浸在肉汤里吃。

具体过程,我们请出吃过福肉的唐鲁孙来给我们说说:

苏拉(杂役)用托盘送进来的餐具,是每位中型暖盅一只,酱褐色手纸,切成豆腐干大小,一寸多厚一搭。笔者心里想,吃祭肉用这些小块手纸干嘛呀,恐怕露怯,所以也没敢问。一会儿工夫,苏拉拈来一只大紫铜壶,外头罩着厚布套,壶里是滚开浓郁膏腴的白肉汤,一个竹边铜丝小漏斗,说了句请爷加滷子,笔者弄不清该怎么办,幸亏毓四怕我受窘,急忙把漏斗加在我的暖盅上,肉汤从漏斗冲到盅里,立刻成了一盅上好的酱汁。

——唐鲁孙 《天下味·乾清门“进克食”记》

果然,加了佐料的白煮肉,“凝脂玉润,其薄如纸。白肉蘸酱汁,夹在卷子里吃,甘腴适口,肥而不腻”,味道一下子上升了好几个档次。

久而久之,有太监琢磨出了生财之道,暗中在袖子里藏好了酱油草纸或者盐水米纸,送福肉的时候,哪位大臣给了小费,就悄悄把佐料纸递给他。可不要小看这一笔进账,要知道,在乾隆朝,这样的祭祀,一个月就要有两次,那么多大臣,感觉可以有好多钱(可以给我的蛙蛙买铃铛了!)

(文章原标题《紫禁城里的年终奖怎么发》)

分享 腾讯微博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手机阅读分享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