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欢欢

王欢欢

散文作家,微信公众号《美好百科》创始人与唯一作者,已出版作品集《美好百科:这个知识点超纲了》

扫描二维码关注作者微信

问答潮流80年,飞入寻常百姓家

问答潮流80年,飞入寻常百姓家

观众为什么爱看这类节目?我想无外乎以下四点:争分夺秒的紧张感,一步天堂一步地狱的刺激感,都不知道答案时艰难抉择的代入感,最重要的可能就是当你早于参赛者一步在脑海中报出正确答案时,感觉自己才是无冕之王的成就感。

第931期
王欢欢

本期主笔|王欢欢

2018年伊始,互联网现象级爆款第一炮竟然属于了知识问答——若干APP都搞起在线直播有奖竞技。你甚至连报名费都不用交,拿起手机戳着ABC选项就能和几十万人同台比赛。动辄单场上百万的奖金令人心跳加速,遇上一套题简单点儿,可能赢个十块八块;遇上困难点儿,筛到只剩你和其余百十来人胜出,奖金或许就是每人五千一万。加上主办方体贴地提供电子转账在线提现,算是把“知识变现”做到了能触及全民的极限。

说起答题这种形式,估计很多人都会想起世纪之交获得惊人收视率的《幸运52》与《开心辞典》,著名主持人李咏和王小丫也因这两档电视节目大红大紫。近年较有影响力的地方卫视同类节目,诸如《一站到底》、《百万秒问答》等,玩法屡有创新,但内核依旧,仍聚焦于记忆与运气间的微妙起伏。观众为什么爱看这类节目?我想无外乎以下四点:争分夺秒的紧张感,一步天堂一步地狱的刺激感,都不知道答案时艰难抉择的代入感,最重要的可能就是当你早于参赛者一步在脑海中报出正确答案时,感觉自己才是无冕之王的成就感。这种节目特别适合全家同乐,围坐电视观战,互补知识盲点,评头论足预见参赛者的命运,难怪这么多年来有奖问答经久不衰。

电视答题节目在英语里叫Quiz Show,几乎是伴随着电视的发展而生。1936年,英国BBC开始全球首家电视播送服务,1938播出的《拼字比赛》则被认为是电视答题节目的始祖。电视台招募而来的普通观众与艺术家、音乐家等名流被分成两队,每队各三名队员,展开共三轮单词拼写的较量。拼字游戏简单易懂又紧张刺激,本身就在欧美盛行多年,移植到电视直播后,加上名人效应立刻获得了非常优秀的收视率,因此当年一口气制作了5集。直到二战到来BBC停播,答题已经成为非常重要的节目形式。

二战结束后的50年代,巨额奖金答题节目在美国电视圈也是热度非凡。竞争之下,数档节目为了博收视率,暗中和指定选手串题,被曝光后引发了全国舆论哗然。美国国会甚至通过法案试图禁止该类节目播出,这导致了各电视台的答题节目数量锐减,并且在奖金额度上一度限制很死。这一事件被艾森豪威尔总统称为:“对全体美国人民做了可怕的事儿。”

2013年美国权威电视媒体TV Guide评选历史上最伟大的游戏类节目Top 60,排名第一的就是答题节目《危险边缘(Jeopardy!)》。它从1964年开播,目前已经超过7000集,曾拿过33个艾美奖。《危险边缘》诞生于丑闻事件之后,并采取了一种很酷的问答形式进行流程上的革新——参赛者根据以答案形式提供的各种线索,以问题的形式作出正确的回答。相当于先告诉参赛者答案,然后让他们猜出问题是啥。比如一名选手先选择了“总统”这一大类问题,随后主持人揭示的线索之一可能是“美国国父,砍倒樱桃树”,那么第一位抢到按钮的选手需要这样回应:“谁是乔治·华盛顿?”才算正确。

这个节目的影响力有多大呢?在2011年,IBM研发的人工智能系统Watson计划挑战人类,选择的就是去《危险边缘》PK节目历史上两位最传奇的选手——赢得累计奖金435万美元的布拉德·鲁特与曾连续74场不败的肯·詹宁斯。如同当年深蓝与卡斯帕罗夫下象棋,《危险边缘》的人机大战同样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经过三天的比赛,最终的分数是 Watson $77,147,詹宁斯 $24,000,鲁特 $21,600。在人类的BGM中,AI还是把天才选手远远甩在了身后。

说起全世界范围内知名度最高的答题节目,还是得回到英国。由英国人创造规则的《你想成为百万富翁吗?(Who Wants to Be a Millionaire)》无疑流传更广,它在世界各地都有授权版本,甚至《开心辞典》就是在偷偷模仿。原始版的基本特征就是:淘汰赛仅有一人出线、难度不断加强的15道选择题、可以选择答对一道题后拿钱走人或者继续挑战累计奖金、然而一旦答错,你的所有奖金都会归零。因此,这种超级刺激的玩法重在悬念而不是回答速度,当主持人问出经典台词:“这是你的最终答案吗?”戏剧性的停顿让镜头去捕捉参赛者的面庞,相信所有观众都会忍不住捏一把汗。也难怪导演丹尼·博伊尔会以此节目的印度版为背景,拍摄了获奖影片《贫民窟的百万富翁》。

无巧不成书的是,电影中大家怀疑穷小子舞弊,节目史上还真的有一位叫查尔斯·英格拉姆的英国选手被查出通过作弊获得了一百万英镑——他的朋友,大学讲师惠特克,在现场用咳嗽来指导他选择正确答案。在他们被剥夺奖金并判处缓刑后,电视台播放了一个纪录片,包括英格拉姆的整个游戏过程以及惠特克的咳嗽声。然后,一家叫Benylin的咳嗽糖浆品牌主动请缨,成为了节目广告赞助商。

这些传统的答题节目尽管已经足够刺激,但是最大缺点就是不够全民。个人知识够不够多还在其次,但当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资格站在答题器前,还是容易催生失落感——“这题我当小学生那会儿就会做呢!”想必很多看节目的人都暗暗想过。当互联网把它简化为人人都轻松参与时,热情会进一步放大。另外,看起来这个活动又很正能量,比起买彩票和扎金花,它似乎多了一份知识就是力量的加持。

分享 腾讯微博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手机阅读分享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