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朴

张朴

旅行,城市文化,生活方式专栏作家。挪威奥斯陆大学媒体学硕士,曾在英国BBC中文部工作。出版文集:《孤独要趁好时光:我的欧洲私旅行》,《香港的前后时光》,《放佛,一场告别》。个人微信平台:张朴好时光(je_suis_zhangpu)

在成都,需要不过度的生活

在成都,需要不过度的生活

在马家辉眼里,成都的潇洒和休闲是如此自如的,因为这些在夏夜里的成都巷子中喝着夜啤酒,吹着牛,打扮非常相似的成都中年男性们的身影,让他赞赏着这种快速发展的城市风景中难得保留的生活本真魅力。

第898期
张朴

本期主笔|张朴

2012年,香港作家,知名文化人马家辉博士到成都和他的读者见面,一场书友会后,席间他半开玩笑地说,他来成都匆匆两日,感觉成都男子似乎都样貌相似,尤其是四十岁以后的成都男子——他们大都平头板寸,休闲得让人羡慕,街边茶馆里有放声的玩笑声,裹挟着鲜明的成都方言,有凑在一起玩麻将,或者扑克牌的男人们,清脆顽皮,引人注目。在马家辉眼里,成都的潇洒和休闲是如此自如的,因为这些在夏夜里的成都巷子中喝着夜啤酒,吹着牛,打扮非常相似的成都中年男性们的身影,让他赞赏着这种快速发展的城市风景中难得保留的生活本真魅力。

温润如玉,一直是这座城市的肌理,天府之国的地理优势,让生活在这座城市的人始终是闲适的,学会享受是一种天生禀赋,仿佛无师自通,但也不会极端到哪里去,适可而止的温柔,玩乐中有着乐观的调子——是一种成都的生活风格。难怪经常有外地的女性朋友夸赞成都男人非常温柔,会做饭,懂得生活,和北方男子相比,他们更加乐于在普通的市井生活中制造一点点的浪漫,开得出有意思的玩笑,宠爱自己,宠爱女友,是人生常态。

成都人热爱吃,在这座味蕾城市,这里的男人更视“吃”是一种生活的艺术与生活基本技能。如此而来,好多男人,四十岁后开始有了肚腩,但女人们可以忍受这些肚腩,那是一种吃过了万水千山,玩味了很多江湖口味的结果。难怪,当时马家辉唏嘘感叹,成都的这些中年男人们,个个自我。保持身材在成都的男子心中,分量不重,起码,在选择身材和口腹之快的天平上,成都男人更热爱美食的快感吧?

在这座写诗的人比读诗的人还多的城市,时不时有点忧郁的调子,让这里的男人更为多愁善感。古时诗圣杜甫在成都的浣花溪畔吟诵的诗句,字字灼灼,闪耀的古时文雅和一种遒劲的男性魅力跨越千古,在今日的成都依然是可以被触摸的文化之光。成都男人,除了热爱那些市井的本真乐趣,舞文弄墨的也不在少数。男性艺术家,男性作家,成为这座城市文化艺术风景中的闪耀力量。当年,成都当代画家周春芽搅动的新时期成都现当代艺术风尚成为难忘的话题。成都现当代艺术的另外一位领军人物:吕澎,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亲力亲为积极聚集起来成都的艺术力量,在这批男性艺术家中,很多已经成为如今成都现代艺术的中坚人物。成都男人的创造力在于一种潇洒自如,不拘泥于城府与权贵的规则——是的,这西南中心,也没有太多的规矩去约束这份洒脱的内心,草莽英雄与精英文化的砥砺和互相通融一直就是成都这座城市的一抹善意底色,让初来乍到的人,感到亲切,包容,以及缓慢自持的优雅浪漫。

时过境迁的意义,时代巨变,如今的成都似乎在传统中更为时尚。但成都的时尚格局又和北京,上海不同,带着几分休闲,有高有低的综合态度,虽然成都人天生的乐观调子,让这里的消费实力一直名列前茅,但成都依然保持了一种适度的吸纳态度。成都男生善于搭配与玩味,年轻一代给人新鲜有趣,多样丰富的崭新姿态。新时代的偶像兵团里,出生在成都的李易峰就是一个代表,有点斯文感,有点看似羞涩的样子,代表了新时代成都男孩们的一种审美取向,但柔软细腻,追求细节,邻家男孩的特点一直没有改变多少,这源于成都这座城市的阴柔质感,让人不自觉在扮靓的时代,多出细致入微的一份体察。

在更为多元,自我,以及彰显个性的时代,成都男子的外表显得更加国际化,消除了标签化的可能。即便从马家辉博士几年前的观感来看,囫囵吞枣般的外表其实只是表象,只有存在于我们骨子里的对于休闲生活的热爱,不过度用力的生活方式,似乎才能真正定义成都男子吧。

分享 腾讯微博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手机阅读分享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