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亮

葛亮

作家,文学博士。著有长篇小说《北鸢》、《朱雀》,小说集《七声》、《戏年》、《谜鸦》、《浣熊》等。微信订阅号:islander307

 港铁沿线,不变的是风景

港铁沿线,不变的是风景

佳能的打印机,葛民辉鬼马的脸。他是一个演员,抑或是这个城市的某种象征。芸芸众生中的一个,过平凡人的生活,乐观务实,偶尔受得委屈,审时度势,又带有一些孩童气。

第893期
葛亮

本期主笔|葛亮

从我工作的地方到住处,有许多重复的景致。他们往往与都市的脉络——“地铁”相关。临近地铁站,有一间“法国婚纱店”。门口,通常有衣着简洁的摄影师,喂一只黑色的猫。无论店内外衣香鬓影,他心无旁骛。有时也有其他的野猫来,门口就热闹得有些过分。黑色的是家猫,不认生,但始终是胆怯。有些试探,又有些躲避。野猫不明就里,不知道这是好奇的表示。以为它是要来争食,先是警戒。然后喉头发出很低沉的咕噜声,这是进攻的信号。 那只黑猫,便这样被排除于自然的同类之外,继续孤独地做人类的伴侣。

另一个站口口,常有一些童子军或环保组织在募捐。贴一只标签,作为你善意的证明。有一些民主党派的宣传招贴,或激进或平和的演说。行人多半不会为此而驻足,观望一下,就又走开了。临近有一家蛋糕店,生意并不怎么好。在熙攘的人群中,显得有些落寞。但店员的表情一律是柔润可喜的,是一种职业的习惯。

地铁的行进,会经过一些不变的街景。变的是大幅的户外广告。佳能的打印机,葛民辉鬼马的脸。他是一个演员,抑或是这个城市的某种象征。芸芸众生中的一个,过平凡人的生活,乐观务实,偶尔受得委屈,审时度势,又带有一些孩童气。这些是天性,也是修炼。在这城市百年的成长中,慢慢凝聚起的性格。途中也会经过一些工业大厦,原先是废弃了许多时日的。因为政府的“活化”政策,便以低廉的价格,租给了并不富裕的艺术家们。这里就成为了他们的工作室,排练厅。你可以透过落地的玻璃窗,看到一些舞动的人影;或者在好阳光的照射下,斑斓绚绮的丙烯画。有的画家,会将自己的作品,直接喷在窗户上,让你知道,他们多半在为自己的事业自豪并乐意分享。也有一些剧团,将演出的剧目,时间,场地的资讯也籍此公布,等于是一种广告。这便是现实的考量了。

有间云南小餐馆。也是时时帮衬的。陈设是带着异地风情。赤红的墙和傣地风灯。招牌是饵丝与过桥米线,可选配料有云腿白肉冬菇鱼片。也有羊乳扇牛干巴这样的地道滇食。店面虽小,却为热烈的味道所充盈。老板娘是个俐落人,说普通话。帮手的儿子还在读书,便讲得好粤语。金色头发,却并不是叛逆的性情,态度很和顺。老板娘问他,弟弟,几时去补课?他说,要走了,一阵交电话费,用八达通还是散纸?

地铁的那一端,总有年迈的老人在卖钵仔糕。他并不和你交谈,你若看上了一件,他便戴上塑胶的手套,为你捡出来。装好,插上一根竹签,放在一个纸袋里。纸袋里依稀有清冽的豆香气。他在这里,已经卖了三年,而今终于每件涨了五角钱。一个台风天后,他没再出现。过了半个月,看到昏黄灯光里的人影。松了一口气。

分享 腾讯微博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手机阅读分享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