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静

敬静

《芭莎珠宝》执行出版人兼主编,微信订阅号:静主编

扫描二维码关注作者微信

突然爱上翡翠,是我老了吗?

突然爱上翡翠,是我老了吗?

就像这几年大红的京剧老生名角王佩瑜老师所说:“这世上只有喜欢京剧的人和还不知道自己喜欢京剧的人。”对于一些传统之美就像恋爱一般,有的人天生就会被吸引,有的人则是需要慢慢相处来发现它的好。

第870期
敬静

本期主笔|敬静

记得若干年前,别人送了我一盒非常好的明前绿茶,我兴奋地对办公室的小朋友们说:“我这儿有今年上好的新茶,谁要?”结果没有一个人有响应。光华路美丽旗舰店里时髦的80后们冲我晃了晃手中那个红色的易拉罐:“姐,我们不喝茶,只喝冰可乐。”如今,80后们也都人手一个保温杯了,听说那可是人到中年的标配。

可想而知,当我突然发现有一天自己喜欢上了翡翠,内心的感受是非常复杂的。翡翠欸,那不是印象中妈妈和外婆们才热衷佩戴的首饰吗?

虽说我也算是见多识广,无论是拍卖场上落槌过亿的珍品,还是精品翡翠店里老坑玻璃种的满翠镯子,每次见到也会惊叹于大自然的造物神奇,也会特别恭维地称赞其难得和炫目,但是觉得它们和那种我看了会想占为己有的dream piece还是有很大区别的。觉得那些珠串啊、观音啊、平安扣啊美则美矣,只是跟我没什么关系,我几乎没有想拥有的冲动。倒也不完全是因为款式,虽说翡翠设计确实相对单调,但是这些年也屡见很多漂亮有创意的设计,最主要的原因可能还是它带给我们的联想,总是和“时光、老气、传统”相关联,那是这种材质传承下来的一种气质,年轻的时候实在无法把自己和这三个词联系在一起,潜意识里就想跟它隔离开。

最近却很奇怪地突然间喜欢上了翡翠,也许是年龄真的大了,但我更愿意将之归功于随着自己欣赏珠宝品位的不断提高,渐渐真正懂得了翡翠的美。就像这几年大红的京剧老生名角王佩瑜老师所说:“这世上只有喜欢京剧的人和还不知道自己喜欢京剧的人。”对于一些传统之美就像恋爱一般,有的人天生就会被吸引,有的人则是需要慢慢相处来发现它的好。

对于我来说,确实是因为经过的世事多了,从年轻时喜欢一眼就被吸引的闪亮亮的钻石,还有颜色如糖果般迷人的彩色宝石,渐渐喜欢上翡翠这种并不能一眼看透的材质。就像生活,有太多隐藏其中的魅力要慢慢端详,细细品味,就像喝惯了可乐的人,总有一天也会爱上茶。

前几年翡翠价格飙得疯狂,让很多人望翠兴叹,再喜欢的东西都买不下手。很多人说翡翠有什么价值,那只不过是一块石头,是缅甸政府的垄断哄抬了物价,纯粹的商业炒作。没错,因为翡翠在整个地球上是唯一产地,就只在缅甸那一小块地方出产,而上等的好货又是少之又少,所以垄断加上物以稀为贵当然会让它价格高昂。这世上什么东西不是这样呢?这只不过是这个世界商业社会运转的规律而已,只要买的人愿意出价,它就是值得的。

还有人问我:“那么多种宝石哪种值得买?”虽然我可以像理财顾问一样给你提供一大堆宝石价格升降记录的报表,但即便你看过了也完全因人而异会做出不同的决定。有人觉得房子多贵都必须买,有人则卖了房子去创业,值不值得就在于它对你的价值。

而翡翠之美和价格又因其无法绝对标准化的特征有太多的选择,同样的预算下到底买颜色阳绿的还是选择种地细腻的?到底是漂蓝花的更飘逸还是柔美如梦却并不是人人都能欣赏的紫色更迷人?每个人心底的答案都不尽相同。有时候并不是标价贵的那个对你来说就一定是美的,其实寻得价格不贵却是你心头所好的几率也是非常大的。

对我而言,翡翠的水头比颜色更重要,设计和可佩戴性比吉祥寓意更重要。而换成另一个人,挑选的标准和我截然相反,却可能花一样多的钱,买到了一样的欢喜满足,这就是翡翠最有趣的地方。我越来越喜欢看着翡翠里仿佛透出一汪水来的若即若离的美感,却依然无法把那些吉祥坠子招呼上身,也许是因为我还不够老吧!

分享 腾讯微博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手机阅读分享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