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朴

张朴

旅行,城市文化,生活方式专栏作家。挪威奥斯陆大学媒体学硕士,曾在英国BBC中文部工作。出版文集:《孤独要趁好时光:我的欧洲私旅行》,《香港的前后时光》,《放佛,一场告别》。个人微信平台:张朴好时光(je_suis_zhangpu)

有一种时髦叫巴黎“左岸”

有一种时髦叫巴黎“左岸”

那些在巴黎右岸上演的时装秀,和整个巴黎左岸的生活调子都没有什么联系,巴黎六区中产阶级穿戴打扮带有鲜明的质感,他们选择法国品牌,崇尚有机和健康的饮食观念。他们更拥有与生具来,或者继承而来的文化血统,这使得这一区的人,既chic又典雅。

第865期
张朴

本期主笔|张朴

今年的巴黎时装周如约而至,但住在巴黎左岸,以五区,六区为界限,依然保持着知性,自由的时髦风格,并非因为巴黎千变万化的时尚风头而有很大的改变。在巴黎六区,以巴黎一大(索邦大学)为中心的大学区域,汇聚了法兰西最精英的知识分子阶层,这一区充满智慧碰撞与不羁面貌。巴黎左岸,确切来讲:拉丁区的文化艺术氛围深刻指引着巴黎的一种时尚风情。

漫步在拉丁区,书店一家挨着一家,电影院散布在大街小巷,且满足着不同文化艺术消费者的需求。那些摆在圣米歇尔大道两旁的二手书店售卖着一批又一批的经典法兰西文学著作,此外,几乎全新的关于巴黎历史,时尚,艺术的画册也可以以便宜的价格轻松拥有,文化以一种分享的美好方式在巴黎六区传递着。我的巴黎日常,也几乎是每天可以去这些书店,或者漫步在宏大的先贤祠周围,去当年James Joyce,海明威住过的街区Rue Cardinal-Lemoine散步。抬头仰望当年这些文学巨匠蜗居的巴黎公寓,一种清寒但神圣的气氛充溢着脑海间,让每一个在巴黎六区生活的人都感受到此番眷顾,是温良的。

“巴黎为何可以永葆时尚魅力”?我觉得:答案就在巴黎的六区或者拉丁区。首先,巴黎人拒绝了历史的潮流对于自我的无知冲刷,虽然巴黎时装周每一季准时上演的精彩篇章经常成为搅动全球时尚浪潮的信号,但生活在巴黎,可以“以不变应万变”。老的城市,老的建筑,老的心态,以及固执的一种慢调子,让巴黎看似彻底抛弃了快速运转的激情和勇气。其实,那些在巴黎右岸上演的时装秀,和整个巴黎左岸的生活调子都没有什么联系,巴黎六区中产阶级穿戴打扮带有鲜明的质感,他们选择法国品牌,崇尚有机和健康的饮食观念,但和右岸以“玛黑区”为代表的那种Bobo一族又不同,真正居住在巴黎左岸六区的中产阶级,他们更拥有与生具来,或者继承而来的文化血统,这使得这一区的人,既chic又典雅。

那些藏在拉丁区里的巴黎咖啡馆更是贴出告示,不允许在咖啡馆中使用手提电脑,咖啡馆的用途是社交,阅读,以及和自我相处——所有这些违背常理的执念,在巴黎都成为了合情合理的一种和时光和平相处的必要手段,而掌握了此种奥妙,并且能迅速把此种巴黎精神演绎着出神入化的巴黎人,就成为了最时髦的代表。他们往往手拿一本图书,坐在巴黎临街的咖啡馆外,成为被路人观摩的对象。

要详细叙述一种巴黎的时髦风格,是不可能的,因为时尚始终是变化的,但左岸的时髦风格因为非常独特,非常固执,反而能被学习与了解。如果你是游客,大可以去著名的“双叟咖啡馆 Les deux Magots”和旁边的“花神咖啡馆Café de Flore”,身临其境怀想当年,聚集在左岸的哲学家,艺术家们的文艺沙龙景观。我认为,左岸和拉丁区保留的这种时髦感觉,大概因为诸如萨特,波伏娃曾经频频光顾这些场所的原因,理想与知性占据上风,使得他们的身影本身成为了时髦的代名词——这就是左岸的魅力,不依靠外表和粗陋取胜,因为内心的洪流与精神性的追求,使得左岸的这份知识分子光环得到了传承和放大,它让巴黎显得更加迷人。

从巴黎六区的卢森堡公园一直散步去圣叙尔比斯教堂(Eglise Saint-Sulpice),沿路经过一些巴黎的时装店铺,有标准的巴黎本地特色男女装店铺点缀其间。它们干净,清爽,简洁,衣服拥有精良的做工,穿着舒适,颜色柔和(但也别忘巴黎女人喜欢穿黑色),让人轻松获得一种中产阶级的优雅做派,这是我最为享受的巴黎时髦风景,它们扎根在巴黎左岸的这些街头巷尾,经常默不作声,一旦被发现,让人立刻爱上,难以自拔。

稍微举一例,法国著名模特 Inès de la Fressang 的买手店就开在圣叙尔比斯教堂附近,所选货品显示了这个巴黎女人的日常喜好,以及她的穿衣风格。 Inès de la Fressang的那种轻松随意,毫不用力,但又经历了岁月洗礼的穿衣特点恰好映衬了一种左岸巴黎女人的特质,她们大都很美,保持身材,热爱旅行,阅读,电影。

在巴黎,时尚从来不是模仿而来的。在左岸,巴黎人始终相信:知识是时髦的坚实基础,这大概也解释了为何巴黎始终拥有迷人的时髦魅力吧,因为知识和文学,以及自我的思辨都会因为时光的沉淀而历久弥新,散发光彩。

分享 腾讯微博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手机阅读分享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