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赛赛

孙赛赛

《悦游》编辑总监。深入行走50余国,热爱酒店和其背后的人、故事、与生活方式。微信订阅号:赛lavie

扫描二维码关注作者微信

没有任何烦恼

没有任何烦恼

他这辈子完全绕澳洲一整圈,基本可以总结为:哪儿荒去哪儿。命运神奇,在珀斯驻扎时他“迷惑”了美女Neryl。之后两人就一起在广袤的澳洲大陆漂泊。

第857期
孙赛赛

本期主笔|孙赛赛

无论风景多么旖旎,路途中最打动我的还是遇到的人。虽然每个个体都是不同的,但最近去澳洲行走的近两周内,不断洗刷、打动我的是澳大利亚人整体的乐天、放松和对自然的热爱与向往。他们总喜欢说:No worries at all。给你讲讲让我难忘的三个人。

Tina Banitska从墨尔本学艺术毕业后,就到丛林中终日做陶瓷。仿佛命中注定,在乡下她看中一个教堂当时就冥冥中觉得:“有朝一日,那里将是全澳最好的画廊。”有天得知教堂在出售,她就飞奔过去……Tina没有任何财产,就跑遍了当地所有银行直到最终有家愿意贷款给她。银行每隔几个月就要重新评估一次,于是“教堂”干干停停。在快开业前银行突然决定要变卖掉“教堂”。Tina疯了一样地到处捶门,后来老天眷顾又遇到好心人帮助她才得以开业……20多年后,经过Tina日积月累的整修,The Convent成为了远近闻名的文化中心。Tina说:我没有任何资产,只有欠银行的债,但我热爱这里,也希望留下些不一样的痕迹。”

墨尔本墨尔本

Lake House的创始人Alla Wolf-Tasker的父母是第一代移民。他们活得苦,就希望她能做医生、律师,出人头地。可Alla却一心想学厨。1980年代她一人跑到巴黎著名的蓝带打工,为的是能旁听下课程。学成归澳后,她就和丈夫在一片破湿地旁买下了状况不堪的房子。Alla只要赚点钱就投到Lake House中,丈夫负责设计和建筑施工,她则在湖边种树和绿植。4年国去了,她终于“异想天开”地在毫无景点的乡下任性地开了一家高档法餐厅。起步艰难,但这么奇葩的餐厅的名声也不胫而走。33年过去,Lake House成为全澳最好的餐厅(酒店)之一,而Alla也被认为是澳洲“目的地餐厅”的开创者。

向导Rick Petersen带我徒步的一开始,就先在红土地上画了个地图:他这辈子完全绕澳洲一整圈,基本可以总结为:哪儿荒去哪儿。命运神奇,在珀斯驻扎时他“迷惑”了美女Neryl。之后两人就一起在广袤的澳洲大陆漂泊:他在塔斯马尼亚的高山上向Neryl求婚,并把两个儿子以他们出生的地名命名。别人家都是孩子往出跑,Rick家不同:孩子留守,老两口无时无刻无法不追寻旷野,几个月前跑到乌鲁鲁工作,为的就是更深入地接触自然和土著文化。对Rick来说他在乌鲁鲁最难忘的一瞬是有次看到小袋鼠跳上巨岩:“那一刻我并没有拍照,我看看它,它望望我,我要把那一刻深深印在脑海中。”

乌鲁鲁乌鲁鲁

无论Tina、Alla还是Rick都很幸福,他们虽然青春不再,却都目光炯炯,充满活力,我想这应该跟他们一直在做自己热爱的事有关。人生哪儿有一马平川的坦途,但有自己坚定要追寻的,就总不会有什么大烦恼。

分享 腾讯微博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手机阅读分享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