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虹斌

侯虹斌

历史小说作者,专栏作家,媒体从业者

冰与火之歌里,长得傻白甜的能笑到最后吗?

冰与火之歌里,长得傻白甜的能笑到最后吗?

你以为那么丑、那么奸,一定是坏人,后来慢慢变得不讨厌了;你以为是好人的,时间慢慢揭开了他的软弱和残忍;你以为是傻白甜的,最后变得城府深沉;你以为又腹黑又有后台的心机女,一定能活到最后,结果中场就领了便当了。

第848期
侯虹斌

本期主笔|侯虹斌

追剧追到《冰与火之歌》第五第六季的时候,我就在想了,龙妈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只有十几岁,为什么能够在国家和命运之前有魄力做出重大决策?为什么有勇气杀伐决断?比如说,她固执己见地相信女巫;在女巫背叛后,她又主动又悲伤地杀死了她那半死不活的丈夫;为了维持弥林城的和平,主动恢复了她讨厌的角斗场,又主动嫁给她讨厌的弥林大贵族……

丹妮莉丝每次出场报出的头衔,比她那一头蔓延至臀部的亚麻色卷发还要长。这是一个没有盟友、没有后盾的女孩,周围都是环伺的敌人。丹妮莉丝出场里只有十四岁,即便到后面几季也不超过二十;她那种说一不二的气势,又不同于乔佛里的刚愎自用和变态无情,很显然,她是努力当一个政治家;这种志向,不像是一个没有经过长期政治培训的少女所能拥有的啊。

丹妮莉丝长得像女政治家或女王吗?坦白地说,不像。女王,如查理兹·塞隆那样的才好让人心服口服:身材高大挺拔,脸孔像雕塑一样硬朗和魅惑,颧骨高耸,不怒自威。但剧中的丹妮莉丝个子不高,身材娇小;圆圆的脸蛋,长相温婉,看上去手无缚鸡之力。而且,那张微笑脸,即使发怒,也不动声色,不像能杀人的样子。

只有喜欢穿笔挺的斗篷这一点,稍微挽回了一点气势。但在数以千计高大的奴隶面前,丹妮莉丝也就像一只洁白的小鸟,一捏就碎。

长得漂亮又温柔的姑娘,更容易被人小觑;等那些奴隶城邦的贵族们发现她心怀大志、不好对付时,为时已晚。

另一个女王,是瑟曦·兰尼斯特。

第一集出场的第一次亮相时,瑟曦的人物性格已经写在脸上了。高挑苗条的身材,一头金色的长卷发,斜藐的眼神,左边嘴角总是轻轻往上挑,走到哪里都是一脸轻蔑的笑容。虽然是“七国最美的女人”,但走到哪都是一副“我瞧不上你、你跪安吧”的姿态。这是一个傲慢的“坏女人”。

瑟曦后来的行事,果然跟她的长相差不多,傲慢、嚣张、自大、我行我素。

但她的顽强和坚韧,又让她在一场一场的宫廷政变、腥风血雨和战乱频仍当中存活下来了,最终成为铁王座上的女王。瑟曦对命运决不屈从,不满于“为什么同是双胞胎,詹姆就从小有人教他使剑和盾牌,而我只能学绣花?”也在她的脸上写出来了。她凭着她最后的倔强,熬过了比她更强大的敌人。

同样喜欢斜嘴一笑的,还有屡次当王后的小玫瑰玛格丽·提利尔;一个在短时间内就嫁了三任国王的贵族小姐,典型的心机女。

玛格丽有一双麋鹿般温柔的眼睛,非常漂亮,长长的棕色卷发,笑容既羞涩又甜蜜。嘴角也经常挑出一个斜斜的笑容,一看就是有故事的女同学。但比起瑟曦,她更擅长权术,更善于笼络人心,深受君临城平民的爱戴。所以她的歪嘴笑,看起来就更妩媚,而不是冷漠,

她也很喜欢衣着暴露,释放她的性魅力,以赢得国王和上上下下民众的欢心:也正是这一点,把瑟曦气得半死,说她穿得像个妓女。

同样许配给过乔佛里国王的珊莎·史塔克,是高贵又美丽的公爵小姐,但命运对她则是另一种悲惨和残忍。

珊莎小时候喜欢和修女们一起绣花,人生理想是嫁给英俊的王子,生几个可爱的孩子,对王子和骑士有着天真的爱情幻想。但当她的家人被害,她自己先后嫁给过两个凶残变态和一个“小恶魔”侏儒之后,再想回到傻白甜,也不可得了。她的三观早就被打碎重塑了。

珊莎修长高挑而优美,有一双生动的蓝眼睛和浓密的枣红秀发,又高贵又有女人味。这是一个最符合传统和妇德的贵族小姐。可是饱受虐待和恐吓的命运当中,她不得不学会了笑着说谎、甚至被自己的谎言感动到哭。

从始至终,那副迷离而无辜的表情没有变,只不过,珊莎的内心早已发生巨变。她不傻不甜,活到了最后。

珊莎的妹妹艾莉亚,是我最喜欢的角色之一。圆圆的脸蛋儿,完全就是一团孩子气,很可爱。但在父亲被杀后,她带着她的“缝衣针”(剑),一直衣衫褴褛地在外流浪,混迹在社会最底层的泥泞当中挣扎求生。

与姐姐珊莎相比,同样是甜美,但艾莉亚的甜美中带着稚气和男孩子气;所以在逃难途中她常被视为男孩,没有遭受到性侵犯。然而,也正是这个一团孩子气的女孩,再露面时已经是不会笑的无面刺客了,一出手就诛灭了树大根深的弗雷家庭全族。

《冰与火之歌》非常丧心病狂,一个接一个的主角都死掉了;无人不冤,无情不孽,比《天龙八部》还惨。这些贵族女子们,生逢乱世,除了艾莉亚跳出了这个系统,谁不是被许配了三五次?不是在新婚典礼上死了老公,就是许配给变态或丑八怪、饱受折磨;哪怕瑟曦贵为皇后、还要被强行许配,丹妮莉丝能把握自己的命运、也不得不为了政治目的勉强自己再嫁。

在“冰火”里,人不可貌相啊。你以为那么丑、那么奸,一定是坏人,后来慢慢变得不讨厌了;你以为是好人的,时间慢慢揭开了他的软弱和残忍;你以为是傻白甜的,最后变得城府深沉;你以为又腹黑又有后台的心机女,一定能活到最后,结果中场就领了便当了。

大概人生亦如此,谁都不容易,没有什么黑白分明。长得美不管用,还得命运的眷顾。

分享 腾讯微博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手机阅读分享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