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Ye

DanielYe

32岁,从见惯了镁光灯闪烁的奢侈品从业者,“退”到孤独料理的厨室之中。笃信人生永远退一步开阔天空。正以研究者的态度和颠覆者的胸怀,全新发现生活的艺术(Art de vivre)。微信订阅号:法范儿

扫描二维码关注作者微信

巴黎最不缺的,除了浪漫还有“绿洲”

巴黎最不缺的,除了浪漫还有“绿洲”

人们只要一个转身,就能够轻松从车水马龙的街道上“穿越”回静谧的从前。

第815期
DanielYe

本期主笔|DanielYe

我还清晰记得8年前第一次到巴黎时造访的第一个“景点”。不过在我看来,那里更像是一个心中收藏了多年的圣地,而非旅行书上推荐的必到景点。

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接近午夜,因为时差的关系我没睡几个小时就已醒来。太阳还没出来,我便出了门。商店和博物馆当然都还没开门,我把第一站定为了卢森堡公园。《孤独星球》这样介绍这个巴黎不可错过的十大景点之一:这个城中绿洲在巴黎人心中拥有特殊地位。

从卢森堡公园旁的地铁里出来,第一缕阳光刚刚扫过这个城市的发梢,这是我生命中看到的第一眼白天里的巴黎。多年之后回想起来,我真是庆幸自己与巴黎的第一场邂逅发生在此——我看到的应该是它最儒雅的一面。几百年来,鸿儒智者们都曾从这里走过,任思想如落叶般飘曳,任笔触如流水般自由。

我以为巴黎的公园会昼夜开放,没想到竟然吃了闭门羹。于是在3月清冷的早晨,我非常“游客”地成为了唯一一个等它开门的人。等到7点半,刚刚一脚迈进公园,晨跑的本地人们便陆续进入了我前方的视线。我来寻找一张长椅——就是那张萨特和波伏娃坐在上面签下两年的伴侣协议的长椅。

后来我搬到巴黎定居。虽然住在塞纳河另一侧的右岸,但每隔一段时间总要专程到卢森堡公园散散步。它的夏天尤其迷人。在明晃晃的阳光和万里无云的天空之下,草木茂盛,繁花盛开,永远明媚透彻地如同一个什么故事都没有发生过的“处子”。

波伏娃说:“天气好时,我到卢森堡公园去念书,兴奋地漫步在阳光下,我在水池的四周,重复着我喜欢的句子。”

对游客来说,卢森堡公园是巴黎的重要一站,有风景,有情怀。对巴黎人来说,卢森堡公园是平淡的日常,是一年四季,是一花一木。

巴黎从来不乏“绿洲”。并不大的巴黎分布着400多个公园或花园。

小巴黎的东西两侧各有一个森林公园——说它们是森林则更贴切——是市民周末或假期的重要休闲去处。我曾在初夏泛舟在西郊的布洛涅公园平静的湖面,曾在深秋慢跑在东郊文森公园的水畔。夏天时,疯狂痴迷于日光浴的巴黎年轻人们在森林的草地上可以发呆闲聊一整天,这个城市给了他们充足的无所事事的土壤和空气。

工作日的时候,在城市中央,他们无时无刻不在邂逅随处可见的绿地,大到卢浮宫正前方的杜勒丽花园,皇家气派十足;小到家楼下的街心花园,雅致而惬意。

人们只要一个转身,就能够轻松从车水马龙的街道上“穿越”回静谧的从前。

我喜欢在夏日的午后踱步到杜勒丽的水池边,吃我最爱的小天使冰淇淋。蔓越莓和巧克力两种口味,在华夫甜筒中开成一朵花。中午的阳光正凶,会让它们迅速融化混合在一起。这是我心中最美妙的夏天,稍纵即逝的美好最显珍贵。

杜勒丽水池畔的铁椅不少被做成后背45度角的躺椅。工作日的午后,常看见穿着西装的上班族惬意地读一本书,然后一不小心就把书盖在了脸上,忘记了时间,睡得酣畅淋漓。巴黎就这样不紧不慢地任由时光流淌。

我最常去的还要数18区山丘上的肖蒙公园。我住在离它不远的11区,一周有三四天的时间,早上我会跑步到肖蒙公园,在里面跑上一圈要2公里。公园今年整整150年历史,曾经是一座采石场。山丘被挖空,有想法的城市规划设计者们将废墟“点石成金”,化作一座绝美的公园。跑步时,一路尽是风景。在视野空旷的高点,可以远眺到山脚下的巴黎一隅。树木掩映着的则是鳞次栉比的大片草地,沿着斜坡一路绿到最低处的人工湖。湖中央耸立的山石顶上有一座凉亭,有几分神似中国园林,通过一座铁索桥便可登顶。公园里的步道曲径通幽,错落有致,如迷宫一般。明明看到凉亭就在眼前,却怎么也走不近它,反而沿着小路越行越远。有一次晨跑时我“误打误撞”来到了铁索桥前,第二次却任凭怎样寻找都迷失了路径。

像肖蒙这样的公园,在巴黎是不可多得的“隐秘珍宝”,少有游客来叨扰,基本只供本地人独享。人或宠物,在一天中不同的时刻,都会在这里遇见自己天真的乐园。

更有小到方圆不到百米的街心花园,小而精致,最有巴黎的时髦与气质。我想,就因为这些公园,我都会永远爱着巴黎。

请填写结语内容

分享 腾讯微博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手机阅读分享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