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赛赛

孙赛赛

《悦游》编辑总监。深入行走50余国,热爱酒店和其背后的人、故事、与生活方式。微信订阅号:赛lavie

扫描二维码关注作者微信

或许,旅途比终点更重要

或许,旅途比终点更重要

邻座两位都睡着了,可这位女服务员还是一样,先放湿巾,然后躬身点头向两位示意。这让我再次感叹日本人的敬业和重礼数。

第778期
孙赛赛

本期主笔|孙赛赛

今天讲几个在路上的片段。

在从名古屋到福冈的新干线上,日本女乘务员恭敬地用双手为我递上湿巾后,身体稍微前曲跟我点头致意。对于日本人无处不在的礼仪我已经有点习惯了。邻座两位都睡着了,可这位女服务员还是一样,先放湿巾,然后躬身点头向两位示意。这让我再次感叹日本人的敬业和重礼数。还有就是只要列车工作人员出车厢门都是先转身致敬再出,这举动大概没人在意也没人监管,但这一次次才更让人敬畏。

从库斯科到马丘比丘如果你不沿印加山道徒步,几乎就只能坐火车(汽车很麻烦),而多条线路中最奢华、舒适的就是Belmond Hiram Bingham列车了。火车以发现马丘比丘的探险家Hiram Bingham命名,踏进车门就好像回到上世纪一样,西服革履的侍者配上每座的丝质台灯……上车要领就是一开车就去酒吧车厢占个好位置听音乐。三人组合知道我来自中国后,居然能用中文唱出《茉莉花》,在秘鲁雄伟的山间穿行,边喝Pisco Sour边听熟悉的歌,真是醉了。

西方人坐游轮是喜欢按照时间表行事的,每天晚上五六点或回房梳妆或去酒吧在餐前小酌一杯。下午挤满人的邮轮泳池就会变戏法一样全空了。于是,我就每天在此时来到这里,小游一会儿,再独自一人跳进Jacuzzi。海风拂面,我独自仰望西方天空,期待壮丽的地中海夕阳慢慢将天空染成金色。

位于三国交界处的金三角四季是我最难忘的Resort之一,湄公河保育区内的大象都是各地拯救出来的。有个骑大象项目我以为就是坐在大象背上的椅子走一会儿。可到了才发现是自己真的要从简单训象开始学起。心惊胆战地坐上去,大象向丛林走去的下坡路上我不停地惊叫。走到丛林中才发现刚才的下坡算什么啊?这是一片未经开发的原始丛林,树枝一不小心就打到头。谁知,“惊险”还在最前方。湄公河居然就横断在丛林尽头。本以为大象会掉头,谁想它毅然决然向河中走去。它这一深一浅我已经湿了一大半。我本想着危难已然度过,它干脆全身坐了下去,我赶紧屏住呼吸才算没呛水……走回丛林的路上,身上慢慢干了,看到阳光透过树荫洒下的星星点点,我才感觉满足和开心。多年之后想起那天下午和大象的林中行走我还会觉得十分难忘。

著名摄影师Annie Leibovitz曾说最好的相框是车窗,望出去都是完美照片。相对于旅途本身,大家似乎更在乎目的地。但我想对你说“在路上”本身魅力无穷,无论你在船上还是车内,都请你不要只顾赶路,从窗外看看最好的风景。大多时候,我们的旅途比要去的终点更重要。

分享 腾讯微博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手机阅读分享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