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潇

何潇

文学硕士,时尚记者。特别普通的写字的。

哪个女生都有一个粉色的梦

哪个女生都有一个粉色的梦

粉色并非一种娇滴滴的颜色。

第755期
何潇

本期主笔|何潇

在我是个小女孩儿的时候,大人向我推销粉色—— 一个被他们推销给所有小女孩的颜色。彼时,我最爱的颜色是蓝色,一个被他们倾销给男孩子的颜色。实际上,年幼时,我最讨厌的颜色正是粉色——不仅因为它激起我的烦躁情绪,还因为它是大人强加的。直到我进入成年女性阶段,对这种颜色的态度才有了转变。

我的遭遇基于一种常见理论,即,女孩生来就热爱粉红色。这种理论有一个八卦起源,在人类的原始阶段,社会这样给两性分工: 男子负责捕猎野兽,女子负责采摘浆果。在这样的社会工作中,女性培养了一双“收集红色”的眼睛 —— 那些味美多汁的浆果,通常都是红色系的。

左:玛米·艾森豪威尔 右:杰奎琳·肯尼迪左:玛米·艾森豪威尔 右:杰奎琳·肯尼迪

这样的理论并不能令所有人感到信服。一些研究者跳出来说,相比女性,男性对于色彩的敏感度更甚一筹。不然,如何解释历史上那些最为重要的艺术家和画家,都是男性呢。这个判断或许会遭到女权主义者的反对,毕竟造成这一结果的,除了个体的才能,还有深刻的社会原因。

粉色是一种浅淡的红色,名字来源于同名的石竹类花朵(DIANTHUS)。在当今的社会语境里,它通常被当作蓝色的相对色来提及。粉色代表女性,蓝色代表男性。一个最为直观简单的例子,当你走进婴童用品区,女宝宝的颜色通常是粉色,而男宝宝的颜色则是蓝色。

多年以来,粉色一直与“女性”联系在一起。当人们提到粉色,首先想到的词多半是“女生气”—— 即使大众已经接受男士穿着粉色,也并不能彻底改写其固有形象。实际上,这种美丽的颜色,让人们联想的寓意,多半不太正面。它可能代表“色情”, 比如“桃色”小报和“桃色新闻”。它还让人感到夸张,比如《粉红火烈鸟》那样的形象。

左:《绅士最爱金发美人》剧照 右:《甜姐儿》剧照左:《绅士最爱金发美人》剧照 右:《甜姐儿》剧照

粉色代表的不是力量,而是柔弱。当你想到粉色的词源,会感到这是非常有意思的。“DIANTHUS” 一词,来自希腊语,与“万神之神”宙斯联系在一起。这个简单的追根溯源让我对于粉色的异变史发生了兴趣,这种总被人说成温柔甜美的颜色,并非一开始便是娇滴滴的。那么,它又是如何异变成今天的样子呢?

色彩心理学家告诉我们,设计师和艺术家之所以常用粉色来代表爱、温柔、柔弱与天真,基于人类自身的体验。我们最初的色彩联想,是作为胚胎在子宫内形成的。“彼时的我们,被温暖滋养着,温暖的光穿过母亲的肌肤,形成了柔软的粉色调。”

在古代,粉色似乎并不如而今这样娇羞。在荷马史诗里,我们可以在属于英雄的黎明里,看到粉色的天景:“然后,清晨的孩童阶段,粉色柔指一般的黎明,浮现在了眼前。”相似的美丽晨光,也出现在古罗马诗人卢克莱修的诗作之中。如果你曾经有过航行于大海之上的经验,可以回想粉色与蓝色共同构成的瑰丽。

在罗马与弗罗伦萨,我看了许多文艺复兴时期的绘画。有几种颜色的使用令我感到了震撼。其中包括赭石、群青、藏蓝,还有粉色。在这些绘画里,粉色被处理得十分典雅,宁静温和,非常高级。有意思的是,这些粉色经常被使用在男子的衣物上,甚至是神性的人物之上,而女子穿着蓝色系的形象,也不在少数。

如果说文艺复兴的男子自带“花美男”气质,使用粉色不足为奇,那么印度男性对于粉色的偏好,则更为有趣。在印度传统细密画和男性服饰中,我看到了粉色的大规模使用。这些粉色通过细腻的手工和上乘的材质呈现出来,高雅贵气,使用在男子身上,也没有折损男性气概。传奇时尚编辑戴安娜弗里兰说,“粉色是印度的海军蓝”——说出这种话来,我猜想,她一定亲身到过印度。

几年前,我去斯德哥尔摩参加一个活动,他们向我介绍了当地的儿童教育。最令我触动的一点是,他们让儿童自由选择,而不是给男孩儿蓝色,给女孩儿粉色。“孩童对于许多东西的偏好,是社会强加的,没有人是天生的男孩或女孩。”在瑞典,女权主义组织最初使用的颜色,也是粉色。

一个问题是,“男穿蓝,女穿粉”的不成文规定,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形成的?

十九世纪中期,粉色与蓝色,只是婴孩常用的颜色而已。直到一次世界大战之前,这两种颜色才开始逐渐具有性别意义。然而,在1920年代,依然可以看到许多男孩儿穿着粉色,女孩儿穿着蓝色。一些宣传商甚至将粉色当作男性的颜色,因为它是“浅一些的红色。”

四十年代,色彩的性别差异开始出现。一份关于人们对于颜色偏好的调查,影响了制造商和零售商。在此时,粉色尚没有与女性化联系在一起。趋势仅仅表明,男孩更喜欢蓝色,女孩更喜欢粉色。

奠定局面的还是第一夫人们。1953年,在艾森豪威尔总统的就职典礼上,玛米·艾森豪威尔(Mamie Eisenhower) 一袭粉色裙装出境,引起了公众的注意,也带来了粉色的意义转向。第一夫人对于粉色的偏爱,让公众认为,这是“淑女的颜色”。其后的第一夫人终极偶像杰奎琳·肯尼迪,更是让粉色作为淑女色的形象,深入了大众的心。

此时的电影,在给全世界输出不朽时尚偶像之时,也输出了粉色的女性形象。五十年代有几个著名的荧幕粉色形象:一个来自拍摄于1953年的《绅士最爱金发美人》。玛丽莲·梦露穿一身粉色礼服裙,带着粉色长手套。另一部,是奥黛丽·赫本拍摄于1957年的《甜姐儿》。影片中的时尚主编宣称,粉色是新潮流。"抛弃黑色!烧掉蓝色!埋葬米色!从现在起, 姑娘们, 进入粉红的世界吧!”

令我们感到悲哀却又无奈的一点是, 在过去的主流价值观里——现在依然没能彻底改变——女性是被降格的。自然而然,与女性联系在一起的粉色,也是被降格的。在这样的情况下,穿着粉色的男性,一道被降格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很少男性会去选择这种颜色,即使它是一种美丽的颜色。

另一方面,粉色经常与同性恋联系在一起。在过去的两百年间,“同性恋”是一个禁忌词汇。二次世界大战时期,纳粹集中营里有同性恋倾向的犯人,被要求戴上一个粉色的三角,作为耻辱标记。而今,粉色三角成为了同性平权运动的一个标志。

对于女性,没有什么颜色比粉色更具双重意味的了。一方面,这种颜色被用来对女性进行降格,色情化、浅薄化她们。另一方面,当代女权主义者利用粉色来武装自己,将其视为进步的颜色。美国著名的女性反战NGO组织Code Pink,便是以粉色为名的。作为乳腺癌警示标志的粉丝带,既有娇柔的女性气质,又有强大的抗争力量。

有意思的是,社会的偏见让粉色成为了一种强大的颜色。女权主义者和LGBT 平权组织选择粉色,正因为它的争议性。选择被社会固化了意义的粉色,意味着抛弃社会成见,对抗舆论压力,面对真实的自我,这是个体强大的表现。美国女权运动先锋葛洛丽亚·斯坦纳姆(Gloria Steinem) 说,“我们的首要问题是,作为男性与女性,不是要学习(成为男性或女性),而是不学习(成为男性或女性)。”

分享 腾讯微博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手机阅读分享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