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楠

赵楠

时尚媒体人,专栏作者。语言学专业出身,从事时尚行业十余年。

扫描二维码关注作者微信

让大龄女青年参加一个平等的饭局

让大龄女青年参加一个平等的饭局

谢谢你们依然没有抛下我还在带着我狂奔,彼此不因为年龄和皱纹互相嫌弃,也没人带所谓“饭局之花”搅了我们的调调。

第754期
赵楠

本期主笔|赵楠

“饭局之花”争论正热,回忆一下,我好像从来没被某个老男人邀请去过什么饭局,哦不,简直就是我根本不认识什么老男人,没在文艺或文化圈混过的女青年,可能都不懂还有风雅群众们在如此这般的互动着。当然,情商不高长相欠奉肯定也是没被邀请的重要原因之一。

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不参加饭局,相反,饭局经常多的要命,除了客户之外,参加的吃饭仪式无一例外参与人等年龄、兴趣、圈子相仿,局面热闹,活跃的男女性总有那么几个,而且男人经常被羞辱(善意的、趣味的)。这类像我这样大龄女青年经常参与的局,从来没想过自己能够成为“之花”般的存在,反而因此轻松痛快。

说是饭局,其实是某种组织的私密聚会,与吃或其他相关的。

有段时间最重要的一个系列局是牛先生组织的“小酒小菜”,说重要,是因为这个局紧密与吃喝相关,把吃吃喝喝上升到了文化高度(自封的)。群内数位品酒大拿或美食达人,有的朴实有趣,有的作得可爱,数位前或现任媒体主编,还有数位著名电影制片人、导演、音乐制作人、明星经纪人——说起来简直可以震动半个娱乐圈,但每次大家坐下来只有两件事情,吃与喝。有次饭局我问某导演夫人,这次没来的某妞到底是干啥的,她听了大笑,说吃了两年你都不知道人家是干嘛的啊。。。后来某妞的团队派人来跟我们平台谈明星合作,我才知道她的重量级身份。

饭局的主题是酒,每次都有名头,比如“产地意大利的红酒”、“报价150美金以上的新世界酒”、“搭配港式火锅的酒”,每人带一瓶,一轮轮倒上,一边品评喝着一边享受美食,所以相应选择的餐厅都不得含糊。还好,我们有个运筹帷幄的群主,一切都由他安排妥当,大家各自办来,虽然我依然是这个局里最不懂酒的一个,但醺醺然自在聊着,听大家聊顶级八卦和各行趣事,也是极有味道的体验。有时,这个饭局也会在某人的家里举行,家宴的风格又颇为不同,依然是每人一瓶带酒,又有人带了花、有人带了自制的蛋糕、有人带葡萄樱桃大榴莲。Y先生操持的淮扬西式fusion别具一格,常常是开始大家一起撬生蚝、掏海胆、薄切意式香肠,中段上来种种大菜鸽子汤、羊肉串、香料烤肉、各式大炒,最后收尾一准有清炒菠菜和茭白肉丝,配着米饭被哄抢一空。吃完饭围成一圈瘫坐在沙发上,玩着别人家的孩子别人家的猫,嗅着别人家阳台上的月季别人侍弄的多肉——这种饭局,跟参加老男人的局比,你会换吗?

同学局之多,多到发指。

有好几个同学群,爱吃的人挺多,于是吃喝肯定是聚会必备。大学有个昌平园群,神人一大堆,找个由头就要聚。吃的内容也十分接地气,有露台撸串趴、小院龙虾趴、火锅趴带鱼趴私房菜趴。昌平园的“高四”生活是永远的话题,没办法,大龄女青年已经到了怀旧的年龄,但依然能够以100分贝笑对对面揭短的兄弟姐妹。这个群太厉害,光是分离出来的投资群就一百多号人,平时说说市场行情互相帮着招个人,聊着聊着就定下要吃一顿的时间。大家年近四十,还在玩命地爱工作爱生活,唱歌好的站起就来一曲,吃成胖子了就去辟谷,还号称要搭帐篷搞20周年聚会。和他们在一起,被他们带动着,吃不吃都是乐趣。

另一个是青媒班,我有两个群,四期五期,都相处成了亲人。认识七年,活生生看着后海边讨论穿牛仔裤不穿内裤的小鲜肉长成了上市公司CEO,媒体圈叱咤风云的大佬成了乙方的商人。还因为各行各业的人太多,各种资源一用起来足以快速撑起一个丰满的饭局。国内最大生鲜电商的男高管,从来都是自掏腰包买各色鲜肉给大家,有人贡献了别墅,于是后院烤羊肉厨房炖骨汤,喝多了还有人找了小卧室大声哭泣了起来,许是羊肉实在燥的厉害。还在家里包过饺子,煮过猪头,一整个头啊,耳朵切下来炒青蒜,多带的一副猪肝一副大肠炒了当配菜,猪头上桌,我们老大一刀刀片下来,一伙人吃得豪情万丈,我又去楼下买了土豆和白萝卜,煮在汤里盛了一碗碗给大家,“腥的膻的,锦心绣口”。

还有各种亲爱的们。纯大龄女青年局你想参加吗?

亲爱的Grace和妮小姐,是我们最近聚会的核心。在故宫东门的四合院露台上,香槟火腿蜜瓜局和着傍晚凉风看夕阳,从下午聊到深夜。或者请个大厨来小院,整套鲁菜,请个大厨来家里,整套粤菜,四个事业女青年叽呱一晚上,临走组建了不文明小组,一直在回家的车上还在聊着18禁话题,且获赠妮小姐大尺度书籍一本。

我的闺蜜组织VVA,定期吃饭是必须的。某A,日料爱好者;某V,手做爱好者;我,吃货;完美三人组合。我们特别不觉得自己年纪变大,只觉得头脑和胃口依然好得一塌糊涂,可以吃下若干pizza喝下几斤好酒。不会被家庭和小孩缠的透不过气,说走就走,去日本吃飞弹牛肉,也可以静静地一起在湖边听完一首歌。她们的家属可以来饭局吃掉我们剩下的半个鱼头,她们的孩子也总能跟我们不亦乐乎地吃到一起。至于烦恼的生活,当然有,但也都有一碗生鱼盖饭吞下去万事可解决的气魄。

所以呢,局是自己的局,朋友是亲生的朋友,无比感恩。谢谢你们依然没有抛下我还在带着我狂奔,彼此不因为年龄和皱纹互相嫌弃,也没人带所谓“饭局之花”搅了我们的调调。

其实也有好多人不理解,我为什么总在说吃,为了正宗的小龙虾不惜飞去武汉,去趟京都所有的照片都是吃。我觉得呢,其实可以不是吃,而是别的这个或那个,生活里得有你愿意付出热情的东西。我们尽力生活,打开自己,拼命吃下所有感官所能认知到的美味,然后一滴滴流成热泪或者口水。不过说到这里又忽然有点心酸,下周写个健身的。。。

分享 腾讯微博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手机阅读分享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