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Ye

DanielYe

32岁,从见惯了镁光灯闪烁的奢侈品从业者,“退”到孤独料理的厨室之中。笃信人生永远退一步开阔天空。正以研究者的态度和颠覆者的胸怀,全新发现生活的艺术(Art de vivre)。微信订阅号:法范儿

扫描二维码关注作者微信

第一口2016年红酒的滋味

第一口2016年红酒的滋味

从酒庄出来的时候,舌头还在被绵长的单宁俘虏,鼻腔中也还弥漫着果香。不过视野却无限通透。

第740期
DanielYe

本期主笔|DanielYe

巴黎还春寒料峭的时候,3小时车程之外的波尔多已经有了夏天的气势。

正午的阳光猛烈得很,仿佛一分钟就能让刚冒芽的树杈变得枝繁叶茂。而晚饭后我们酒足饭饱从餐厅中出来,一股清冽的寒意让这热烈的一天猝不及防地收了尾。

等到夏季真正到来,戏剧化的温差变化将更加显著。

这是我第一次在春天里来到波尔多。虽然2017年的葡萄藤才刚萌芽,但整个城市都洋溢着欢乐的气氛,那是因为前一年10月份开始入桶酝酿的“琼浆”终于等来在6个月之后期酒会上的首次亮相。“2016年是让所有人都兴奋无比的‘大年’,比15年的酒还要好!” 我这次住在梅多克高处的牡丹堡,酒庄经理Louis激动地一直在笑。他说我这次运气真棒,可以尝到十年难遇的好滋味。

这次有他这个内行人带我一起品尝上百种新酒,我更是期待了。对爱酒的人来说,没有比“直捣老巢”更幸福的了。

“期酒”,即期货葡萄酒,是最古老的葡萄酒王国波尔多特有的传统销售方式。在葡萄酒刚完成第一阶段的酿造,还要继续酝酿、尚未装瓶时,人们前来品鉴,给出点评,定下价格。同一个分产区的酒庄带着自家的新酒共济一堂,在大厅内围成一圈,虽然没有竞技硝烟,但还是暗藏了些许比武招亲的架势。“评审们”来自世界各地,或是酒评家、媒体记者,或是进口商、掮客,对还要等待大概一年之后才能上市的酒进行预品。一个接一个,从头喝到尾。噢不对,并不能真的喝下肚。“期酒可是不能喝的噢,喝了会中毒的。”同行的90后小姑娘Justine故意吓唬我,她是怕我忍不住上午就喝高,丧失掉清醒理智,无法继续扮演一名专业评审了。但在他们这些能够轻松分辨出来成熟黑色水果和红色莓果香气、准确说出来用了几成新橡木桶的大师面前,无法高谈阔论的我还是偷摸喝下了几口。我是这样想的:喝茫了至少敢畅所欲言,加入他们的对话。

入乡随俗。我站在一侧注意观察专业品酒人的一举一动,学了起来。评审们会有彼此间的交流,但更多的时候他们是孤独的饮者——拿空杯来到一个摊位前,简单道一句你好,酒庄代表为他斟上一浅层红酒,恰够他一大口喝尽。先把杯口贴到鼻子下方,深吸一口,再轻摇几下,让酒体和空气接触,对于有些迟钝久久不肯自己醒来的红酒来说,用这一招唤醒它非常有用。然后一饮而尽,却故意让酒体卡在喉咙之外,充满口腔,味蕾被完全打开,再把嘴唇打开一丁点缝隙,吸入空气,让酒彻底醒来,它的性格于是全然无保留地展现,亲吻你口腔的每一个细微之处,你仿佛感受到过去一整年波尔多的霞多丽或美乐被大自然所激发的生命力。见他们眼神闪烁着微光,像是在思索回味什么,慢慢踱步到场地中央专门放置的一个半人高的容器前,快速地弯下腰,把嘴里的酒吐到里面。啊,大庭广众之下,还都西装革履,这也太不雅观了吧?我竟然都觉得有些害羞。还好Justine对我“警告”在先。专业的品酒客们绝不会把酒喝入肚中,喝醉了可如何好好工作?

评审们接下来会掏出一个小本,速速地把刚才的品酒感受记下来。酒庄的庄主们期待着在品酒人沉默而严肃的面孔之外可以看到那一点点隐藏着的欢心。那将是他们一年的辛劳能卖个好价钱的第一个信号。他们还期待着第二天就可以见诸报端的酒评中写着:“酒体强壮,单宁柔润,颜色深郁,结构平衡。充满希望。”

期酒会是个商业活动,也是一个仪式。它给爱酒的人士们一个交代:前一年的丰收和酝酿这一刻已经有了结果。这样的仪式和销售方式,在这片土地上已经延续了500年。

午后,阳光正明媚。从酒庄出来的时候,舌头还在被绵长的单宁俘虏,鼻腔中也还弥漫着果香。不过视野却无限通透。我看到一位英气十足的先生正坐在大树下乘凉,靠着树干,像是睡着了。也许他是西班牙人,美酒当前,也丢不下骨子里的午后小憩。

我在想,我们从先人那里继承了些什么?

分享 腾讯微博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手机阅读分享专题
Tencent AI L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