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苍苍

陈苍苍

少女之友。公众号ID:followcangcang

扫描二维码关注作者微信

从小城市来到北京,真的还回得去吗?

从小城市来到北京,真的还回得去吗?

最后会不会离开?我没有答案。所能做的只是一步一步地向前走,尽量不回头。

第723期
陈苍苍

本期主笔|陈苍苍

在我还沉迷于时而有趣时而无聊的《四重奏》时,朋友圈已经流行起了刷《东京女子图鉴》。人人都道这部剧好,具有现实意义,朋友cj一语中的:[女主不是一号,都市或欲望才是。]

1.在东京生活的女性,究竟想寻找什么

水川麻美扮演的女主角绫,带着对大城市的向往以及[成为令人羡慕的人]的人生梦想,来到东京打拼。二十年来,从三茶一路奋斗到惠比寿、银座、丰洲、代代木上原,进入Gucci工作、以优秀职业女性的形象登上杂志、生活和消费一年比一年上档次,先后经历可以带给自己普通幸福的同乡男友、富二代不婚男友、用物质包养她调教她的和服店老板、其貌不扬但条件过关的结婚对象、习惯于被年长女性包养的小鲜肉男友……

二十年时间过去,[预约不到的餐厅、代理店的男友、有意义的工作、六本木之丘、TOHO CINEMAS的晚场电影、两天一夜的箱根旅行、HARRY WINSTON的婚戒、幸福的婚姻],这些构成圆满人生的要素,作为参与到东京这场进阶游戏的万千女性中的一员,她都已经一一得到过。并且,也再没有她想要却得不到的东西了。站在这个当口,她开始疑惑:在东京生活的女性,究竟想在东京追求什么,想在东京寻找什么呢?

2.在大城市,你配得上更好的生活

不过在我看来,《东京女子图鉴》展示的并不仅仅是一个女性的人生进阶道路,而是当她在大城市艰苦打拼二十年之后,到底还能否回到家乡。这也不仅仅是她一个人面对的命题,也是我们这些出身小城市的人,共同面对的群体性命题。

带着做一个井底之蛙也很好的思考,她回到了秋田,最后又重新回到了东京。东京,虽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无底洞,有着像她这样的人这辈子都无法触及的天花板,她仍下定决心,要在这里做一个真正的都市丽人了——这个决定很难吗?至少相比于我们这些从小城市来到一线城市的人来说,太容易了。换作是我,这几乎是不需要思考的。《东京女子图鉴》所表达的,相比较我们这些人所面临的挣扎,还是太浅显了。

在我毕业的那一年,正当轰轰烈烈的[逃离北上广],我同无数的大学毕业生一样,离开了求学、生活四年的北京,回到了离家更近的杭州。两年以后,风向变了,一批批逃离的人开始逆流回来,其中也包括了我自己。

当时,我和自己有个五年之约。一方面,从来没有把北京当成是一个可以真正长久扎根的地方;另一方面,又不甘心于年纪轻轻就放弃了更多的可能性,所以一直跟家人、朋友说:最多五年,我就回去。现在距离这个五年之约已经很近了,但我却迟迟没有动静。很简单,我已经完完全全习惯了现在的生活。

我不想老生常谈地说,一线城市相对于二线城市它的优势在哪里、对年轻人的吸引力在哪里。就拿绫来说,她来到东京是为了追求那些构成圆满人生的坐标,但如此生活二十年之后,这些坐标全部已经变成了她生命中的一部分。大城市重塑了她的骨血,家乡反而成为陌生的、遥不可及的远方。

不消付出二十年。仅仅五年,我习惯了在北京走进一家家熟悉的咖啡馆,习惯了出门可以去看最好的展览,习惯了任何新鲜事物都在这里最先萌芽,习惯了它的生机和活力。不是北京,上海也可以,确切地说在我心里它已经变成更好的选择——大城市有很多相通的、精彩的部分,生活有秩序地快速流动,把每一个人和城市连接在一起。

我的一个女朋友前几天跟我讲,她的异地恋男友一直催她离开北京,她却一拖再拖。但如今差不多也到时候了,接下来该怎么办?换作几年前,我们俩可是经常商量着什么时机合适就回去的,现在我的第一反应却是:为什么是你离开北京,而不是他来北京?

要知道,我的这位女朋友是非常资深的时尚编辑,每年的工作常态就是带着一箱箱的华衣美服在世界各地飞来飞去参加时装周。这样的工作只有一线城市才会有,回到二线城市她能做什么?反观她的男朋友,守着一份码农的工作,那不是在哪里都可以发光发热的吗?

在北京\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工作、生活久了,我们根本就是回不去了的。

3.十年以后,我们将身在何处?

《东京女子图鉴》的最后,绫在东京买了一个二手公寓重新装修,和好友一起生活,那时候她已经过了四十岁。

十年以后的我们,是不是也会按照这样的轨迹来到相似的地方?在大城市做着一份有意义的工作,结婚又离异,没有小孩,买下一个房子,至少不会一无所有地孤独终老——我们可能不会有绫这么幸运吧。

在国内的一线大城市生活,主观意愿上的离不开,并不代表真的就不会离开。我们所面临的压力比起绫来要多得多。这也是《东京女子图鉴》既现实、相比之下又不那么现实的地方。

>来到北京的时候,我也算是一个有理想的人,可惜从未实现过。很多人遇到这种情况可能会耿耿于怀,我这个人比较散漫,常常会选择性地失忆,基本也就等于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地放弃了。这样一来,在工作上,确实也没有办法到达绫那样的职业高度。

>即使身边的育儿环境已经非常浓郁,浓郁到感觉自己被隔离,绫毕竟还是没有生小孩。大龄又没有小孩、父母也能泰然接受的能有多少呢?三十岁可以不生,三十五呢?也许想法就变化了。这些压力,来自我们日常接触的方方面面。而一旦结婚生孩子,要考虑的就变得更多——多少人都是基于这一点离开了一线城市呢?

>房子,是每个人都可以买得起的吗?绫在东京买得起,我们在北京上海却很难。以国内现在的房价来说,足以让曾经最不在意房子的人也一起焦虑起来。当所有人都被裹挟到买房的滚滚洪流,一般人努力工作几年后一回首,发现远比不上早早买房的同龄人,工作的意义到底在哪里?

最后会不会离开?我没有答案。所能做的只是一步一步地向前走,尽量不回头。

只是感叹,大城市如果让年轻人们不管多努力都只能因为生活所迫而失意退场,就如同冰冷的机器,不再闪闪发光了。

分享 腾讯微博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手机阅读分享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