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孟苏

李孟苏

先后任职《三联生活周刊》文化部主任记者、《ELLE-世界时装之苑》资深编辑主任。接触时尚业快20年了,现已能做到冷眼旁观,冷静写作。

艳阳下的白色胶底鞋

艳阳下的白色胶底鞋

为什么在穿连衣裙、礼服时搭配胶底运动鞋?那是为个性打上烙印,与反主流文化结盟的方式。

第717期
李孟苏

本期主笔|李孟苏

今年奥斯卡拿了6项大奖的歌舞片《爱乐之城》,开场戏在高架路上,汽车堵得看不见首尾。被困在车里的无聊让一个浅棕色皮肤的长发女孩想起了恋人,她解开安全带,下车,且歌且舞《Another Day of Sun》:“我想起了那一天,我和他在灰狗车站分手……”她身上的芥末黄白色波点连衣裙如南加州的金色阳光般灿烂,脚上却蹬了一双白色系带胶底帆布鞋。

这个近几季大热的搭配,让我想起美国的胶底鞋潮流。

裙装+胶底运动鞋look是美国南加州特有的一种闲适又时髦的风尚,总让人想起太平洋海岸的热情阳光、蔚蓝海水,以及出没于白色海浪间的冲浪少年、踩着滑板冲向远方的青春时光。这种风尚早在1960年代就诞生了,并不是什么新搭配,1971年米克·贾格尔和比安卡在法国蔚蓝海岸结婚时,穿了三件套礼服,配的便是双绿色帆布胶底运动鞋。

左:米克·贾格尔   中:奥黛丽·赫本   右:玛丽莲·梦露左:米克·贾格尔 中:奥黛丽·赫本 右:玛丽莲·梦露

1960年代,街头时尚已经兴起,开始影响传统的时装业。这时,一双橡胶底的平底鞋悄悄混入了时尚圈,那就是Keds鞋。1916年,美国橡胶公司采用固特异的硫化橡胶专利工艺,推出一个网球鞋系列,品牌取名为Keds,把“孩子”(kids)和“脚”(peds)两个词巧妙地糅在一起,没想到大受欢迎。纽约的一家广告公司首先把这种鞋称为“潜行鞋”(sneaker),因为这种走路声音轻又有弹性的鞋底能让穿鞋的人“蹑手蹑脚”(sneak up)走近他人,吓朋友一跳。Keds统领网球鞋市场多年,到了60年代,中性风格、爱穿平底鞋的女人奥黛丽·赫本,还有时代的风尚引领者杰奎琳·肯尼迪青睐上了这款鞋,将其作为休闲鞋,带动了它在大众中间的流行。当时的一期《新闻周刊》说,运动鞋“如今被社交场合接受了……它们和热狗一样,是美国的一部分”。

Keds不是唯一的胶底鞋品牌,还有“垮掉的一代”中意的匡威查克泰勒全明星鞋,也是一款简单的白色橡胶底的系带帆布鞋。面市于1917年的匡威起初只面向运动员,为篮球运动而设计。绰号查克的传奇篮球明星查尔斯·泰勒在球场上总是穿着匡威运动鞋,引起了公司的注意,1921年他正式加入匡威,与之签了美国最了不起的一份体育名人代言合同。1950年代,因为摇滚乐逐渐开始风行,这种便宜舒服的鞋子便从篮球场走出来了;在60年代早期,匡威面向非运动员顾客新推出了牛津式系带款球鞋,由于普通顾客不需要脚踝支撑,所以没有高帮,而是低帮。1970年代末,匡威公司发现它在青年文化中有着坚实的群众基础,于是在最初的黑白两色图案的基础上做了扩展,生产出五彩缤纷的糖果色查克泰勒鞋。

同一时期,美国西海岸的加州,滑板鞋范斯(Vans)接过了流行接力棒。范斯于1966年创立,专门生产可以水洗的帆布运动鞋,吸引了反主流文化的青少年。他们热爱冲浪和滑板运动,是太平洋和海滩文化的门徒,喜欢高质量、不花哨的鞋子。这个品牌在南加州有一众忠实的追随者,品牌所有人范·多伦家族注意到年轻人买了范斯滑板鞋后喜欢DIY,给白色的鞋底画上黑白棋盘格图案,作为商业应对,范斯开始生产厚橡胶底、印有棋盘格的鞋,最后固定采用黑白格相间的帆布。

左:《开放的美国学府》剧照    右:《狗镇和滑板少年》剧照左:《开放的美国学府》剧照 右:《狗镇和滑板少年》剧照

要说代表1980年代的鞋款,范斯的黑白棋盘格图案滑板鞋必为最有辨识度的一双。因为在1982年的青春片《开放的美国学府》片中,青春正当年、还没有遇到麦当娜的肖恩·潘就穿着这双鞋。肖恩·潘扮演的角色杰夫·斯皮考利常常犯二但挺可爱,“打三年级起就嗑药,成天浑浑噩噩”,他会叫个意大利辣肉肠披萨外卖,让送到他的历史课堂上;他此生别无多求,只需要“漂亮的海浪,很酷的大麻”足矣。《开放的美国学府》开拍之前,肖恩·潘自己跑到范斯在圣塔莫尼卡的店,买了双棋盘格滑板鞋,在电影里他让这双鞋亮足了相:杰夫·斯皮考利醉醺醺地给他的冲浪伙伴打电话时,用棋盘格图案的滑板鞋给自己脑袋敲了一记,在他的膝盖上,醒目地摆着一个范斯鞋盒。就连电影原声大碟的封面都是一双黑白棋盘格滑板鞋,套在黄白格的圆圈里。《开放的美国学府》虽然是部小众电影,但在美国掀起了斯皮考利热潮,青少年争相模仿他懒洋洋的南加州穿衣风格,尤其渴望有双他在片中一直穿的黑白棋盘格图案滑板鞋。20年后,范斯创始人的儿子,品牌CEO在红毯上遇到肖恩·潘,对他说:“因为所有的孩子都想做杰夫·斯皮考利那样的人,你让他们的生活轻松多了,所以谢谢你。”

胶底鞋潮流是对穿硬领衬衫的公司文化做出的第一波反应,冲浪小子、滑板少年、篮球男孩,都传递出一种非常重要的价值观:个人主义。杰夫·斯皮考利之所以招人喜欢是因为他怎么想就怎么做,而且他还不会让别人的期待或规则干扰自己的情绪。胶底运动鞋也成为年轻文化和地下文化的装备。2001年,范斯赞助职业滑板运动员斯泰西·佩拉塔(Stacy Peralta)拍摄了纪录片《狗镇和滑板少年》(Dogtown and Z-Boys),这部片子讲了滑板运动在圣塔莫尼卡发展早期的故事,肖恩·潘为这部纪录片做了旁白。

年轻人一向奉“反主流文化”为主流,先锋文化存在的一个目的是为了颠覆传统的精英文化,并以此为荣,但规律却是先锋文化必定要成为新的主流精英文化。于是,胶底运动鞋突然发现自己站到了前排,来到了潮流T台的中央,至少成为重要配饰,一个标志就是它出现在了最主流的电影《爱乐之城》中,出现在四大时装周看秀的时装编辑、街拍达人脚上。

滑板少年们都会长大,他们有的也许会成为循规蹈矩的职场中人,置装时也比较保守,但他们还会穿匡威运动鞋,以纪念自己青春岁月的反抗和挑战。曾与匡威长期合作的男装设计师John Varvatos有个朋友,58岁,每天都穿John设计的匡威鞋,配套装穿,用它来搭配一切服饰,“我明白它们是为了彰显出他的叛逆”;他的儿子,25岁,“我想他没有一天出门不穿匡威运动鞋吧。他穿匡威是因为他生气自己被看成孩子,他要叛逆,他想做的一切都是反抗,而有趣的是这正是品牌所传递出来的。不管你58岁的成人还是15岁的孩子,这是你为个性打上烙印,与反主流文化结盟的方式。”

分享 腾讯微博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手机阅读分享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