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舒

李舒

女,复旦大学新闻系硕士毕业。好读书不求甚解,好唱戏不务正业,好八卦囫囵吞枣,好历史走马观花,好美食不远庖厨。著有《山河小岁月》、《艺术巨匠赵孟頫》、《方召麐》。公众号:山河小岁月

我在日本剪了一次头发,结果……

我在日本剪了一次头发,结果……

我无数次预备着以“听不懂”为借口拒绝他们的推销,然而没有,一次也没有,没有推销,没有对我头发的任何诋毁,也没有因为我只是一位过客而非会员,就对我有任何的怠慢。

第706期
李舒

本期主笔|李舒

作为一个轻度社交障碍症患者,我很害怕理发。

神州大地的理发店用的是同一套推销体系吗?无论你身处何方,无论是高档沙龙还是街头小店,一走进店里,伴随着“恭喜恭喜恭喜你”的背景音乐,无数声“姐”此起彼伏,叫得你头皮发麻。

刚刚开始洗头,一个声音定时响起:

姐,我看咱们头皮屑挺多啊!

姐,您白头发挺多啊!

姐,您看您头发好久没做过了吧!

姐,头发做太多了,我看损毁挺严重啊!

……

装作听不见是没有用的,因为这只是前奏。

尽管你再三强调,你只需要剪短一点,当给你剪了一半时,“姐”之rap将再次响起:

姐,你看你换一个颜色多好?我们这里新出了一款染发剂,对头发一点伤害都没有,我一个月染了三次了,你看这头发,还是那么好!

姐,我们这里新出了一款头皮养护,专门针对你这种头皮屑多的人!

姐,你今天办卡的话,充值10000送5000,太划算了!

……

姐你妹!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我真的很害怕走进理发店。

然而,今年在日本的度假,却让我感受了一次前所未有的理发体验。

因为头发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长度,要是这样回家,肯定会被我妈骂死。于是,我赶在除夕之前,让酒店帮我推荐了一家理发店,并且为我打了预约,在日本,几乎所有的理发店都需要提前预约,可以麻烦你的酒店帮忙,或者在Hot Pepper Beauty网站上提前预约。这家网站包含了几乎所有的日本理发店,从剪发时间到理发师资料,从选择项目(也可以不选)到具体价格,一目了然,有些店甚至会标明“有英文、中文服务”。唯一的问题是,网站预约必须注册会员,虽然不收取任何费用,但全部为日文页面。

酒店推荐的这家理发店非常隐蔽,初一看,还以为是一家咖啡店:鲜花、落地窗和门口的长椅,实在看不出来和理发有什么相关。走进理发店,他们似乎已经意识到,我就是那个昨天打电话来的“不会讲日语的客人”,于是派出一位店员,这位店员曾经在美国工作过,会讲一口很流利的英文。

首先是简短的沟通,我拿出了一张照片,告诉她,希望能给我剪一个显脸小的发型。我拿出的范例是宫崎葵(对不起,我实在想不出来比她脸大的日本女明星),理发师笑着说:“你的脸比葵酱小嘛!”啊,明明知道是谎言,仍然心花怒放有没有!

洗头发的时候,他们会在你的脸上盖上一张面膜式的无纺布,理发师会询问你手势的轻重和水的温度(然而只会问一次!),所以,在洗头时,我只说了两次“ok”!

全程我们再没有更多的对话,这世界仿佛从来没有这么安静和令人愉快。理发师们似乎能够一眼看出客人的特质,整个理发店里,只有一位老太太在不停聊着“今天天气真好啊!”“上次那个谁谁后来来了吗?”“SMAP解散了真难过啊!”这样的口水话题,而服务给她剪头发的理发师也似乎对她提出的话题无比感兴趣,一直在回应着“是这样啊!”“啊,原来如此啊!”这样的口水回答。我无数次预备着以“听不懂”为借口拒绝他们的推销,然而没有,一次也没有,没有推销,没有对我头发的任何诋毁,也没有因为我只是一位过客而非会员,就对我有任何的怠慢。

四十分钟之后,镜子里出现了一个全新的我,不管是不是专业吹风机或者是心理作用,反正,我的大脸似乎显得小了那么一点。最后的惊喜降临了,你能想到吗,这么愉快的理发体验,我居然只花了4500日元,折合人民币两百多块。而在这里做一次离子烫,也不过20000日元,折合人民币一千两百多。

走出理发店,我忽然觉得,如果组织一个周末日本剪发旅行团,生意会不会特别好呢?

分享 腾讯微博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手机阅读分享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