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芳沁

姚芳沁

媒体人,专注时尚产业方向,常驻伦敦

新朋克素食主义

新朋克素食主义

为什么突然之间人们开始吃素了?主要原因有三个,环境、健康以及动物保护意识。根据联合国的说法,动物农业事实上是全球变暖三大主要原因之一。

第702期
姚芳沁

本期主笔|姚芳沁

春节长假过了,吃太多,要节制,这大概是比假期本身还要固定出现的章节。先不论你已经准备节食还是健身,可以先看看过来人的经验,在这件事情上,人真的不分国界。

或许是因为一下子我们的肝功能都变好了,或者我们觉得花个十几英镑买一杯不过是果汁的Mocktail不太划算,总之今年再说一月禁酒(Dry January)没人把你当回事。2017年伦敦,纯素食成为一种新朋克。

素食主义已是英国成长最为迅速的一种生活方式,“纯素一月”甚至还成为了一场运动——鼓励那些肉食人类在这一个月之内放弃动物类食品。2014年“纯素一月”第一次出现的时候,还只有3000人参与,但到去年,这个数字已经增长到2.3万,这还只包括官方注册的人数。那么究竟有多少人是纯素食主义者?去年五月的统计显示,在英国有54.2万人在饮食上选择纯素,其中12万生活在伦敦。伦敦是整个欧洲在素食主义生活方式上走的最前沿的城市,这里不光光有很多时髦的纯素餐厅供选择,还有素食主义者的组织和活动可以社交娱乐。

这在一定程度上要归功于伦敦繁荣的街头美食文化,在投入巨资开一家像样的餐厅之前,人们可以以街头小贩这种廉价的方式来实验一些新鲜的食谱,聚集起人气之后,再更安全的选择常驻以及扩张。Temple of Seitan就是这样的一例。一对来自澳洲的夫妇最初在伦敦Brick Lane开了一个快闪店面,出售纯素炸鸡快餐,既然是纯素,当然就不是真的鸡肉,而是由小麦蛋白制成的替代品,意想不到的是,每天人们不惜花上几个小时的排队时间来光顾。于是在今年一月,他们租了店面,正式开了一家餐厅。

素食主义者的势力不容小觑,新版五英镑钞票因为不是素的还被闹的沸沸扬扬。英国的星巴克Pret a Manger去年夏天在伦敦市中心开了一家素食餐厅,原本只是做个快闪店尝尝鲜,没想到火的不行,现在他们不仅打算把这家店设为长久店,而且还要扩张。不久之前,伦敦的一个纯素圣诞集市上,人们为了买吃的,得排上四个小时的队。

为什么突然之间人们开始吃素了?主要原因有三个,环境、健康以及动物保护意识。根据联合国的说法,动物农业事实上是全球变暖三大主要原因之一。不管你妈怎么跟你说,少吃肉类和奶制品对人们的身体健康也有极大的好处。(素食主义者会告诉你吃素比吃肉活的长)当然,人们从动物那里获得食品的手段也经常触犯太多的道德底线。

既然做一个素食主义者有那么多好处,在伦敦又有那么多便利的服务,为什么我还是要对着大鱼大肉流口水呢?去年开始,我决定少吃点肉。我还是会吃鱼肉,也会吃鸡蛋和蜂蜜,偶尔也会吃些炸鸡来解馋,但基本已经放弃了其他肉类。虽然你可能会笑我作弊,但我觉得做到这些并没有那么难,我不光省了钱,而且感觉也更好,多吃绿叶菜显著改善我的新陈代谢。

成为素食主义者之后首先我发现自己比平时花更多时间为吃什么做功课。买东西时我要仔细阅读标签,上网搜索那些加工食品中的原材料到底是些什么,这是件好事情,知道你吃什么总比什么也不知道好。现在我知道了,很多红酒中也会残留一些鱼胆。

如果你是一个素食主义者,出门吃饭等于是进入雷区,很多时候你能选的也就只能可怜兮兮的吃一份冷冰冰的蔬菜沙拉。现在我明白为什么素食餐厅那么受欢迎了,你可以毫无顾忌的放纵自己享用美食,而不需要对菜单有任何顾虑。我们习惯了把肉视为一桌菜的主角,但能把蔬菜做的充满创意又美味,其实是更有挑战也更有趣味的事情。

我也问过身边的一些人,让他们难以接受素食主义的主要原因其实并不在于吃什么本身,而是社交恐惧。当你和肉友们聚餐时,只因你是素食主义者,肉友们下意识就觉得自己一顿普通的鸡肉大餐在你眼中便是道德侵犯,没人喜欢这种感觉。

大约有一半的“纯素一月”参与者在一月结束之后会选择继续吃素,我还无法加入他们,尽管据说我为此每年得多花2000英镑。不过,在吃这件事上,我确实会为自己考虑更多。

分享 腾讯微博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手机阅读分享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