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欢欢

王欢欢

散文作家,微信公众号《美好百科》创始人与唯一作者,已出版作品集《美好百科:这个知识点超纲了》

在硅谷抢着做一条咸鱼

在硅谷抢着做一条咸鱼

你天天去创业咖啡馆,拿着商业计划书约见无数投资人。你的所谓产品计划,其实只不过是把硅谷的某个新鲜应用改头换面。你的所谓合伙人,其实都是你的大学同学。

第1005期
王欢欢

本期主笔|王欢欢

美剧《硅谷》刚刚播出的第五季第六集是本季一个高潮:魔笛手COO贾里德面对被投资人彻底肢解的美女机器人心如刀绞——几个小时前他还赞叹人工智能的伟大,甚至能体会到“心有灵犀”的奇妙感觉,但此刻投资人只想多拆下几个零件来卖掉尽量止损;与此同时,寡头公司掌舵人、大反派吉文正飞往中国广东与一家类似“富士康”的代工厂老板密谋,胁迫回国创业的工程师杨建转让技术专利。但令吉文万万没想到的是,“富士康”得手后立刻甩开他自家独享。顺带一提,杨建的技术基础本就盗取自魔笛手。

美剧《硅谷》剧照美剧《硅谷》剧照

尽管这只是一部虚构故事剧集,但它却充满戏谑而不失真实的描述了美利坚加州阳光下“世界上最聪明的一群人”的科技创业历程。我认为其最好看的部分,就是所谓“天真与经验之歌”的对峙——时代裹挟着硅谷里自负、敏感的青年极客,去交锋异常顽固而邪恶的寡头公司与占尽心机的投资人。

从某个角度来看,《硅谷》正折射出在大资本的金钱游戏下,传统极客精神的瓦解。在乔布斯、盖茨乃至更早的创业年代,对世界充满了兴趣的青年们,在车库里通过科技杂志交流编程技术,他们陆续创新了家用电脑、电子游戏、互联网、搜索引擎,描绘出整个新世界的面貌。所以,从来不是投资人创造了硅谷,而是硅谷的蓬勃引来了投资人。然而,在若干年后,如今更多的小科技公司创始人,关注的却是如何去晚宴上结交有钱人,或者早日被谷歌、Facebook等巨鳄收购招安——即便当年的先锋,现在都逐渐变成手持资本利器的庞大垄断商业体。

视线转回国内。条件更艰苦,资源更窘迫的北京中关村、上海浦东、深圳南山区的科技创业青年们到底会选择怎么做?是向硅谷先辈一样充满理想与抱负死磕到底?还是趋于现实选择夹缝求生?

至于后者,或许会是如下这般的路径:

1 你天天去创业咖啡馆,拿着商业计划书约见无数投资人。你的所谓产品计划,其实只不过是把硅谷的某个新鲜应用改头换面。你的所谓合伙人,其实都是你的大学同学,此时正在某家私营公司疯狂加班。必要的时候,还得翘班出来跟投资人聊天,装作全职创业状态。

2成功拿到天使资金后,搭建团队推出产品。用户数据不佳,你一面花尽心思改善产品,一面压缩人力成本开始购买流量。

3 产品似乎上了正轨,你开始疯狂琢磨怎么变现。最后,你搭上了知识付费的帆船,把社区里的几个大V用户摇身一变包装成专家,打造出《新媒体人怎么才能经常十万+》、《我是怎么通过炒币月入十万的》课程,一节课卖20元吸引更多小白。

4 你的账面终于出现了正向增长的收入,这时候你觉得下一轮融资迫在眉睫,于是花钱开始在垂直媒体造势发稿,以期望xx、xx等VC来关注你。

5 最终,结果是某行业巨头向你抛出了橄榄枝,因为他们觉得与其自己做不如直接收购一家公司好了,你的股东们也纷纷表示赶紧卖了吧。你开心地成功变现,在30岁那年就走上一个巅峰。

此时,你可能又开始了新的创业之旅。在造势的发布会上,你想起一句被误认为是大人物说过的话,但非常应景。于是你虔诚地对媒体说:“从写第一行代码开始,我的理想都是如何做出最好的产品,而不是赚多少钱。”

分享 腾讯微博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手机阅读分享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