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来了,打假究竟是不是

时尚行业的持久战?

奢侈品假货何时机关算尽?涉及万亿美金的灰色行业,究竟动了谁的奶酪?

主笔 : 桂小坤 2017-03-15

仿制的大牌Logo试图“以假乱真”

近日,财富品质研究院发布《新零售业态下奢侈品市场的未来》报告,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人在境外购买的奢侈品高达6300亿人民币, 连同国内消费市场,中国人买走了全球46%的奢侈品。“机智”的商人抓住一切手段,生产售卖奢侈品假货, “偷走”了品牌的利益并稀释了品牌声誉。

大牌市场被假货搞得一滩浑水?

人们对于大牌儿的喜爱和追捧,一直是造假产业源源不断的“驱动力”。

一个月前,南宁海关在卡凤货场发现了可疑货车,打开车厢后,进入眼帘的是120盒CHANEL化妆品套装礼盒,礼盒内有CHANEL粉饼、唇釉、口红、粉底液等爆款单品,大大小小加起来1080件,经审查鉴定,全部为CHANEL冒牌仿品,未被发现的假货们依然还在生产甚至上架售卖中。

南宁海关查获的Chanel假货套装 乍看之下真假难辨南宁海关查获的Chanel假货套装 乍看之下真假难辨

今年情人节的第二天,浙江省又发现一起大牌假货大案,假冒仿制的Chanel、Dior、Lancome等化妆品有1200箱,总金额达到8.27亿元。这些假冒的大牌美妆产品,使用2个窝点生产制造,再用5个地方存储和销售,销售渠道几乎全部为网络。这些精美包装的假货之下,大牌仿品正在考验市场和消费者的火眼金睛。

浙江省大牌假货大案现场浙江省大牌假货大案现场

网购帝国的阿里巴巴,因淘宝平台上大牌假货横行,A货、原单、尾单、同款等冒牌假货,被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列入2016年度“恶名市场”黑名单。淘宝和假货的斗争有点像一场正与恶的博弈,机关算尽的造假商“造假”段位越来越高,手段也是层出不穷。

据国际反假联盟IACC称,早在2014年,价值10.8亿美元的假冒产品产自中国,像深圳、义乌等城市被认作假货生产基地。有意思的是,联合国数据统计称中国生产13.8%全球出口合法产品,MADE IN CHINA之下,国内超高的生产水平加上巨大的生产设备等硬件基础设施,造假者有着得天独厚的暴利造假机会。

时尚打假一直在路上 从线下到线上

前不久《Complex》杂志爆出奢侈品假货灰色产业背后令人震惊的真相,假货产业复杂到与黑帮洗钱、恐怖主义息息相关,假货是一张庞大的全球利益网络。全球假货销售金额一部分用于恐怖主义的枪支购买及黑帮组织运营维护等费用支出。来源联合国的数据统计称,英国知识产权侦探发现49%的假冒产品的案子中会涉及洗钱。黑手党所在地意大利,其情报局声称“几乎所有国家的假货产业是由黑帮经营的”。

假货商品图假货商品图

真与假,在此看来成为了正与恶的永恒博弈之战。这场战争,不仅是时尚产业的战争,同时也是国内电商巨头阿里巴巴来说,淘宝任何时间都有超过10亿件商品、年度4.34亿活跃买家的平台而言,打假是全球没有任何先例可循的持久战。

去年4月,美国跟踪假冒产品公司NetNames估算,淘宝商品中有20%至80%为假货。2015年,美国服装鞋类协会(AAFA)督促美国政府,再次将淘宝网列入“恶意市场”名单。但其实这也不是阿里的错,马云爸爸说了:“假货是所有商业模式发展的硬伤,不是阿里造成的。对于背负这种委屈,阿里只能认下它,解决它。”所以,在谈到法国奢侈品集团开云起诉阿里巴巴贩卖假冒商品这一事件时,马云宁可输掉这场官司也不和解,并声称最终“会赢得尊严和尊重”。

淘宝平台连接卖家和买家,虽然自身并不生产假货,但是无奈平台上的大牌假货这口锅一直让阿里来背。大牌假货在线下实体生活中客观存在,随着交易场景由线下到线上变迁,造假假供应链也试图从线下蔓延线上。

郑俊芳是阿里巴巴“首席平台治理官”,一直致力于和假货斗争。在郑俊芳看来,中国假货有着几千年的历史且绵延不绝,目前出现全球化蔓延的趋势,传统线下打假方式很难根除假货源头,且越打越多。对于成规模化的假货销售商家,破坏整个供应链,才能在真正意义上打击时尚产业的假货链条。

马云爸爸阿里巴巴打假漫画马云爸爸阿里巴巴打假漫画

截至2016年底,淘宝已与苹果、Burberry、LouisVuitton、Cartier、Nike等18000个国际品牌展开打假生态合作。阿里巴巴大数据打假联盟采用定向邀请制,首批入盟的成员包括LV、施华洛世奇、资生堂等约20个品牌。通过持续提供大数据和技术支持、开放并持续推动各方合作的打假生态、对联盟会员提供阿里巴巴的优先服务、邀请联盟会员参与阿里巴巴相关政策的制定与调整。同时,首批入盟的约20家品牌持续投入打假资源、履行及时鉴定义务、分享假货识别知识并对消费者进行教育,以及积极参与联盟活动。公开资料显示,仅在2015年9月到2016年8月之间,依托阿里大数据,执法部门已经关闭了约675家假货的生产、库存和销售点。一场线下到线上的打假生态,依然在路上。

LOGO购买 为假货撑腰的是消费者

花最少的钱、体验看上去最奢侈的产品,听上去是一件很爽的事情。奢侈品硕大的LOGO晃在眼前时,“产品主人”难免让人多看一眼,奢侈品LOGO象征着地位和品位,当然还有财富收入。

买不起奢侈品大牌又想假装买得起的人,通常会购买印有大LOGO的仿制品,而这些产品通常是明星爆款或经典款。中国首席奢侈品鉴定专家张琛在接受腾讯时尚采访时说到,奢侈品假包制造中,仿制最多的当属Louis Vuitton、CHANEL。而CHANEL经典热门CF款,一直是鉴定频次最高亦是假货重灾区。

ChanelChanel

在张琛看来,由于明星、网红同款效应的带动,假货生产商迅速捕捉风向,生产出一批假冒的当下最热大牌同款包包。奢侈品真伪鉴定需求越发火爆,张琛从日本归国时还处于高端冷门状态的鉴定行业,如今鉴定培训班报名火爆得需要排队等位。

不仅奢侈品的造假标签是热门,耐克和雷朋等可以清晰辨认出品牌LOGO的产品,也是假货盛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调查显示,Nike是最常被仿制的品牌。当问及一位大方承认自己买假货的年轻人时,他说道:没什么,买假货虽然假冒,但并不伪劣,显眼LOGO比较惹人注目,穿坏或者不喜欢就换,花买件真品的钱能换十件新的穿,性价比高。

经过近二十年的时尚教育,国内消费者已经具备了充足的奢侈品消费欲望,且不断增长。随着消费升级意识不断觉醒,大多在城市工作的白领们,收入位于平均线以上、有着庞大市场的中产阶层,他们消费的商品、品牌、服务被视作“地位与品位的标志”。然而,当年轻群体甚至城乡结合部的消费者收入无法支撑他们去满足自己的和购物欲望,虚荣的奢侈品LOGO炫耀又在作祟时,买大牌假货成了一种解决方法,足以满足迅速膨胀的虚荣心。

图片来源于网络图片来源于网络

对于较低收入群体而言,晋升更高层次的消费欲望心理很普遍。用更好的、消费看上去很贵的东西,能够迅速脱离自己的圈层,这种现象在年轻的大学生尤其常见。淘宝搜素某某明星同款,从一开始一个名牌都不认识到后来对奢侈品新款动态了如指掌。为了跟上“潮流”,狠狠心买了800块的G家A货,一个月的生活费买的只是一个假冒的包包。初入职场之后,淘宝买假货变迁到便宜海淘、代购购买大牌包包,殊不知60%的海外代购可能是假货留洋成了“海外直销”。假代购带着假货出国转一圈“留个洋”,发个朋友圈定位,就把廉价假货当代购正品卖给顾客,这种新闻比比皆是,甘心上当受骗的是那些自以为赚了便宜的聪明消费者。

年轻群体和偏低收入群体一直是假货市场消费的中坚力量。然而随着更多潮牌、轻奢甚至小众设计师力量的崛起,越来越多的Z世代群体不再盲目崇拜奢侈品。年轻群体消费冒牌奢侈品的虚荣心理,慢慢变淡,甚至更为聪明理智决策。毕竟,不同于70后、80后,Z世代的年轻用户不喜欢撞包买同款,而是更倾向于彰显个性的独立设计。

国外时尚产业用嘲讽来打假

根据欧盟官方统计,仅在欧盟,服装、鞋类和配件行业每年从假冒商品中损失约263亿欧元(约合277亿美元)的收入。这相当于总销售额的近10%。根据世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数据,全球假冒和盗版商品的进口额每年接近五万亿美元,其中美国、意大利、法国品牌最受影响。

Gucci和Dolce&Gabbana嘲讽假货Gucci和Dolce&Gabbana嘲讽假货

假冒品牌如此多产,有些奢侈品牌甚至在T台上公开讽刺印着品牌LOGO的假货。 GUCCI创意总监Alessandro Michele 设计的2017Gucci春夏系列,将GUCCI五个大字母印在一件基础白色棉质T恤上,以讽刺那些利用品牌大LOGO购买或售卖的假货; Dolce&Gabbana更是以幽默的态度向造假表示抗议,在一件简单的白色T恤上印有硕大的LOGO字样“D&G”和“I was there我在那里”的字样。Dolce&Gabbana的大LOGO一直得到造假市场的青睐,冒牌的T恤通常在意大利某些旅游景点出售,并且胸部位置印有一个故意拼错的“Dolce&Gabbaba”,假冒品精心调换的LOGO字母让很多粗心的人难以发现。

Dolce&Gabbana用大字母Logo讽刺假货Dolce&Gabbana用大字母Logo讽刺假货

英国对抗奢侈品假货,成立了反假货集团联盟,这是英属的贸易机构,成员包括Burberry,Michael Kors,Hermès和Jimmy Choo等时尚品牌。反假货集团联盟总监Alison Statham说,政府需要更多地关注防止假冒商品的销售。去年,集团与海关以及边境官员合作,发现超过8万件假冒产品,总价值为350万英镑(约430万美元),虽然这只是英国整体假货交易的一小部分。

除了反假货联盟,英国还成立了一个知识产权犯罪警察单位(PIPCU)--这是全球唯一一个主要专注于解决市场上的虚假供应商,特别是那些从贸易中获利的有组织犯罪团伙的警方机构。PIPCU成立于三年多前,袭击犯罪团伙用来贮存仿品的地下仓库,罪名成立后罪犯监禁时间可长达10年。但不幸的是,很多时尚产品销售开始线下转线上,那些售卖仿品者也是如此。

“打假”是时尚产业永无止尽的斗争,购买终端永远是消费者。真货与假货之间的争端问题不会很快消失,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应该纵容假货存在,与人性的弱点贪图便宜和虚荣炫耀长期做斗争时,时尚产业“打假”永远在路上。

【时尚看门道,有点儿意思,更多精彩请关注微信公众号:mendaofashi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