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星脸一洗就拍大片 素颜上镜更敢说

嘉人网(微信官号:marieclairechina)2015-09-23 10:27
0

编辑/林声 摄影/吴明(studio 6)

发型/文智 采访/大米粒

金星 中国舞蹈家、脱口秀主持人

金星脸一洗就拍大片 素颜上镜更敢说

金星火了!

火到什么程度?先把收视率放到一边,单说有一天,光是我一个人的朋友圈,能够刷出十几段《橙汁》的模仿视频,就可见一斑,至于金星那个“身着旗袍,两手食指翘起往两边分开”的“完美”表情,更是在各大聊天群里频频出现;知道我要去采访金星,立刻有朋友扑过来说“我们一个办公室都是金老师的粉”!问他们为什么这么喜欢金星,答案是一句反问:“现在上哪儿去找这么明白、这么真实、这么接地气的明星?”

约采访地点的时候,说是在金星家里做,可跟着发过来的却一个酒店地址,还是上海最老派最有范儿的那种酒店,就忍不住问:“这不是酒店吗?”

人家回答:“是啊,她家就是酒店的总套。”

当时就有点晕了,“哎哟喂,这不是帕里斯希尔顿吗?”

聊天屏上一串大笑。

我在心里默默的想,金老师请收下我的膝盖。

采访那天,艳阳高照,正是上海最热的季节,金星一早去弄头发了,我们在酒店Lounge 喝咖啡等,没多久金星回来了:身材极为高挑,一袭长及脚面的碎花长裙,一副墨镜遮去三分之二的脸。

“你好、你好。”

“就在这儿拍吧!没事儿!”

“不用那么麻烦!”

“素颜是吧,好我知道!”

“你们准备拍摄,我先接受采访。”

“我马上就下来!”

三言两语,来去如风,干净利落的就把整个流程都安排好了,没有一丁点的拖泥带水。

真实和真诚,是我金星最大的价值

金星脸一洗就拍大片 素颜上镜更敢说

人要尊重自己身上的每一个器官,别以为它们长在你身上了,就属于你了,你就愿意怎么支配就怎么支配。

和金星结缘其实早在2013年,她出了一本自传,叫《掷地有声》,策划人刚好是我的好友。书里头提到:“了解一个人的美,就看他赤裸时的样子。”

于是趁着金星在化妆的当儿,狡猾的问问她对素颜的看法。

“我在家不化妆,不工作的时候尽量素颜。很多人觉得自己素颜很难看,别人看到了不好;可这跟别人有什么关系?我的皮肤是最重要的,它需要透气、需要休息!”

她在人称之间灵活的切换,只是这里的“你”、“你们”、“它”、“他们”,指的都是“我的皮肤”、“我的头发”、“我的眼睛”……,就如同这些器官都是分别完整的个体,听起来让人觉得异常新鲜。

“你得把你的眼睛、胳膊、手、腿、脚、皮肤、内脏,都当作朋友来对待,才会成为一个健康的人。我的皮肤、我的头发都一直在配合我,完成我的事业,我要休息,也得让它们休息休息,透透空气,你不能无休止的透支使用。”

她真的不是寻常女子。明明是化妆和护肤的话题,直接就上升到了伦理与尊重的高度。

“我觉得这是个相互尊重的事情,咱们一天到晚说尊重社会、尊重别人;先问问你尊重不尊重你自己?你尊重不尊重你自己的每一根头发、每一个器官?再来谈尊重别的。”

别的女星聊到保养,说的无非是美容、食补、运动之类;金星却是另有一套理论体系,“我每次做活动、或者舞蹈前,都会在心里跟我的身体各个部位谈一谈。”

“我现在四十多岁了,以前我上台前,准备活动做20分钟就行了,现在要一个多小时,因为它也涨年龄了呀,所以得跟腿呀、关节呀商量好,”她说的绘声绘色,“各位,今晚我还要跳一个舞蹈,这个舞蹈跟我二十年来跳的一模一样,动作也没改,咱们父老乡亲们帮帮忙,一起跳个好舞蹈。”

她把“我一定要跳好这个舞蹈”视作是欲望和虚荣心的体现,“那样太自私了,你必须跟你的朋友交流好、商量好,再去做。”

聊起她精神怎么那么好,她笑起来,“很多人都说金老师你的状态为什么那么好,跟吃了什么药似的,我说没有,我是沟通的好。我有时候跟别人吃饭,喝酒,这个酒可能避免不了,我就会跟我的肝脾说,帮帮忙吧。他们就会给我帮忙。”

睡觉是我的门神,天大的事儿,一到睡觉就全给挡回去。

我们是在金星完全不带妆的情形下见到的,她的皮肤非常好,按照常理推测,她就算不成天往美容院跑,也得是面膜早一张晚一张的那种人。

“我十多年就没做过美容!”

“我的工作已经在帮我美容了,我每天运动出汗,让汗毛张开,加强新陈代谢!”

除了运动,她特别强调睡眠的重要性。

“女人睡眠特别重要,有时候疲惫,睡不饱的话,样子就会很难看。我的睡眠质量很好,而且我就算再累,身体再疲劳,再没有力气,脸上都不挂相,看不出来,这可能是天分。如果没有这个本事,那做演员太累了。那不是难为化妆师吗?”

金星自承是“挨着枕头就能睡着”的那种人,让老公羡慕的要命。“有时候晚上和他聊天,谈的兴奋着呢,我说睡觉了,转个身就睡着了。他还得半小时,还得看会儿书啊,折腾一下。才能睡着。”

金老师就是金老师,自此,采访进入了取经模式,兴致勃勃的问她为什么睡眠能那么好。

“睡眠好取决于心态,就看你的心有多大。我是不管遇到什么事儿,到睡觉的时候全给挡回去了。”

我可以坐在马桶上,同时和我先生聊天。他不在意,我也不在意。

女人在一起,总是不由自主的走向八卦,更何况是化妆这种好题材。聊起有些女明星,连男友都没见过她素颜长什么样,金星大呼“受不了”!

“我觉得这挺可悲的,”她摇头,“这多累啊,我可受不了。我最丑陋的部分,我的先生全知道。我可以坐在马桶上,同时和我先生聊天。他不在意,我也不在意。这很正常,这是最真实的我。”

“你允许见到你如此真实一面的人群范围是多大?”

这个问题,让金星略作沉吟,“裸体照我拍过,裸照没问题,要看为什么项目,公益项目没问题。跟闺蜜一起边聊天边上厕所,没问题;洗澡,我跟闺蜜上公共澡堂,没问题。”

她一连说了好些个“没问题”,特别坦然。

然后她想想又补充一句:“不过,我和我先生的夫妻生活绝对不让人看到,这是绝对私密的。”

别觉得我素颜我就真实了,素颜和真实没有关系。

最近有个帖子在朋友圈广为流传,讲的是不少不爱化妆的素颜女生忿忿不平,说“我是素颜,我是女汉子,我那么真实。可那些男人怎么老不来追我?”

对于这样的帖子,金星依旧是迅速的找到切入点,再犀利的一针见血。

“素颜是你的选择,女汉子是你的个性的标签,但这些并不给你加分。”

“男人、女人,任何一个人,都喜欢看到赏心悦目的人和物。”

“你化了妆,你也可以是真实的,但别觉得我素颜我就真实了。”

“什么是真实?”她非常认真的说:“真实是你的个性表达,是你的言谈举止,是你对生活的态度,这些得是真实的;但你的外貌形象,大可以怎么漂亮怎么来。一个人面对镜子,首先你得自己先看得上你自己吧?你得先过的了你自己这一关。”

“你要是不好看,我大可逃避不看,我连看都不想看,我干嘛来追你呢?我不是有病吗?”她大笑起来。

她说到自己,“金星最有价值的就是真实和真诚。这两个要是没有了,金星就没意思了。”

对于化妆打扮,她自有一套见解。

“女人不是要把妆‘化化好’,而是要‘干净利落’”,”她喜欢用非常直观的事情来打比方,“今天这个画布不是最佳状态,那就用外在的工具来补一下,脸色不好,用口红调下颜色。眉毛不好,就用眉笔修一形状。”

金星坦言特别了解自己,“人一定要认清自己的优势,把优势发扬光大,别弄巧成拙;也要认清自己的劣势,要真实的面对它,用最好的方式来修饰。”

“人无完人,化妆就是扬长避短。”

人要是不自信,就会导致一系列错误的行为。

在金星的那本自传《掷地有声》里,提到她小时候和妈妈去公共澡堂,看到那些或胖或瘦的身体,她认为“最真实的最好看,最纯粹的最好看”。

于是忍不住跟她确认,“你真得不觉得也有些真实,其实是丑的?”

“丑这个字,不应该是长得丑,而是行为举止丑不丑,”她首先从定义上开始说起,“很多人觉得自己丑,都是因为不自信,于是做出那种又遮又掩的行为,反而容易做错,行为举止错了才是丑。”

“我看澡堂里那些阿婆妈妈,她们在澡堂子里坐着聊天,身上的肉都坠下来了,依旧满脸都是自信。乳房下垂怎么样?肚皮长肉怎么样?这些算什么?我一大家子都养出来了!”

“我觉得她们特别美。”

男人喜欢征服,女人喜欢折腾

说金星特别爱折腾,一定不会有人反对。

金星脸一洗就拍大片 素颜上镜更敢说

“但是我只折腾我想做的事儿,我从来不折腾别人,我折腾我自己,当然不是自残型的。没人逼着我办舞蹈团,我一定要办舞蹈团;没人逼着我办舞蹈节,我一定要办舞蹈节;没人逼着我收养三个孩子,我非要收养三个孩子。这都是我自己想做的,没有一个是被逼无奈。”

“有的人是折腾生活,有的人是折腾别人,有的人是折腾自己,有的人是折腾社会。”

我对男人充满了怜悯之心,男人特别可怜

跟金星聊天,胃口随时随地被钓起来,没有最高,只有更高。

提到男人,她语出惊人,“我特别宠爱男人,我爱男人爱的一塌糊涂。”

好吧,所有人都瞪大了眼,静候下文。

“我们家有三个男人要我宠,我先生,还有两个儿子,都等着我去宠。”

你以为她只是说家里的男人啊?你错了!

“但只要是善良的,有个美丽的笑容的,哪怕是跟我没关系的男人,我都想帮他、宠他一下,”她边说边乐,“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我天生母性大发,我对男人有一种怜悯,真的!男人特别可怜,没什么本事,还得承担那么大责任,凭什么呀?!”

笑倒一片,开始怀疑自己是否置身于《金星秀》的录制现场。

“我觉得男人真不容易,就让他们折腾、折腾吧,既然他们自己设置了游戏规则,自己都玩不好,我们就帮帮他们,”她自己也笑起来,“这规则都不是我们订的,是他们订的,那就让他们胡乱玩吧,我们去承载他们,托起他们。

有理有据。

然而还来不及点赞,她冷不丁又发了句感慨,“真是好圣母啊……”

笑翻了。

每个人成长的过程就是发现自己与众不同的地方。

金星有一些频繁使用的字眼,比如“尊重”,是她喜欢的一个词;再比如“理解”和“允许”,这些词被她用在结论的地方,带着浓浓的权威感。

说到那些特别爱化妆的女孩,她说,“她们对自我美的认知是建立在外在的修补上,我不反对,那是个人的选择。理解。”

“过于依赖化妆,只能说明她生活中没有其他的依赖点,说明自信不够,这没什么,依赖一下也可以,允许。尊重。”

但她认为“一个人在还没有找到自己的美的时候,外界会帮你找到。但有的时候外界会给到你错误的信息”。

“成长并不只是长大,不只是生理健全、不只是器官成熟;更重要是大脑成熟、智商成熟。人应该在成长的过程中找到‘我是属于哪种类型’,‘我属于哪一种美’,以及‘我哪里有一点遗憾’,”她特别强调了这一点,“‘没有‘缺陷’,只是‘遗憾’,有些人老觉得自己长得丑,那还是对自己不了解,不清楚。”

也有聊八卦的时候,说起“假脸姐妹团”,她妙语连珠,“这是趣味相投的聚在一起互相鼓励,互相取暖。”

“你赞成这个事情吗?”

“没啥赞成不赞成,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人们需要找自己趣味相投的人,既然是姐妹团,说明她们价值观是相同的,审美标准也差不多。那就互相支撑一下呗!”

她抬了抬手,“允许!”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责任编辑:v_yanlzhang]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